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走北荒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7年11期 荐稿者:于德北 阅读量:
  我有一个舅舅,是母亲的表弟。在他们那一辈里,他是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的一个。按理说,最小的孩子理应得到家里的照顾,可是,他年纪轻轻的,就走了北荒。
  所谓的走北荒,就是从我们家乡那样一个末等小站坐上火车,往北,再往北。到了哈尔滨,再往北,具体到什么地方,我就说不清了。我那时很小,只觉得母亲他们那几天总是慌慌的,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直到这个舅舅走,大家都去村口送,我才明白,一个人的远行,对他的亲人来说,是多么伤感的事情。
  我们那个村子有四十余户人家,三百多口人。新中国成立以来,走北荒的却不超过三个。
  而我的这个舅舅就是其中一个。
  什么是走北荒?
  到北荒去干什么?
  这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一颗神秘的种子。
  开始的时候,我的这个舅舅还有口信传来,时间久了,口信越来越少,到后来,竟没了音信。有人说他下了煤窑,有人说他进了老林,有人说他在甸子里开荒,也有人说他在乌苏里江放排。说法不一,但每一种说法都引发我无限的遐想,他所处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那些世界无论如何都是我所不了解的,让懵懂的我为之神往——北荒的世界真大呀!
  七八年后,我的这个舅舅回来了。 忆期刊网向您问好
  人有三十几岁了,变得成熟,也变得有些陌生。去北荒意味着淘金,可他什么也没淘回来,只带回一个铺盖卷儿——走的时候,铺盖卷儿是新的;回来的时候,已经变旧、变薄了。
  他的话很少,见了人只是笑。似乎还有些羞涩。
  这样一来,背地里说他的人更多了。有一些说法混进了乌七八糟的东西,不堪入耳。
  我的舅舅在北荒究竟干了什么呢?
  很多年之后,他那七八年的经历才真相大白。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