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特别关注》》家事》》

开关解密宝石婚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当初和应红结婚的时候,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我都是强势的一方,学历比她高,家境比她好,工作比她体面。我记得我们新婚的第一个清晨,应红和我躺在床上相互望着,她突然伸手摸摸我的脸,问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那时候我在一家行业报社做记者部主任。应红每天都会买一份我们的报纸,早餐桌上,她会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我采写的文章,还不时抬头深情地、欣赏地瞄我一眼。我很享受那种感觉——被爱被仰视的感觉。

  后来我们有了儿子,应红也从她那个半死不活的工厂辞职,顺理成章在家里做起了全职太太。孩子上学以后,应红在离家不远处开了一间小花店,不过还是以照顾家庭为主,反正家里的经济主要是我支撑,也不指望她赚的那点钱。我很享受这种不算富裕但很舒坦的生活。

  可是,谁也没有料到,当我们这个小家庭走到第十个年头,传媒业漫长而严峻的冬天来了,我所在报社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最后关门了。我成了一个下岗的中年男人,而应红却越来越显示出经商的才能,那间原本是消遣的小花店,在她的经营下生意红火,还接连开了两家分店,每天的营业额都能达到上万元。所以,我的失业基本没有给我们的家庭生活造成什么影响。这应该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可是我的心情却越来越不爽。每天,我无所事事,看着应红那么忙,尽管很不情愿,还是把原本属于她的大部分家务给承担了过来,打扫卫生、辅导孩子功课、买菜做饭……我整个成了一“家庭妇男”。

  多么戏剧化的转折,在人生四十岁的路口,我竟然落到了要靠老婆养活的田地。每天,都有一个小声音在我心里反复地恶毒地念叨:你,是个小白脸,你,是个吃软饭的……这个声音像一只小虫子,在我脑子里又钻又咬,让我快要疯掉!

  应红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妻子,她大概也体会到了我的心情,尽量不刺激我敏感的神经。比如她总是不动声色地定期往我的钱包里放钱。只要稍微有空,她都会把买菜做饭之类的家务接过来。每次去岳母家,老人家照例要问问我的工作情况,她总会及时地顾左右而言他岔开话题……她越是这样我越是反感——她搞出这样一副忍辱负重委曲求全的样子给谁看?她是在同情我吗?她是在变相地嘲笑我的无能吗?我像一只正在“噗噗”往外冒气的煤气罐,只要稍微沾点火星,就炸了。应红和儿子一回到家,说话做事都变得小心翼翼,唯恐哪里不对激怒了我。

  有一天,我正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百无聊赖地看天,接到了花店的小姑娘打来的电话,说应红突发心肌炎,被送到医院抢救了。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应红已经转危为安,医生严正警告我:“病人太劳累了,如果再这样下去,会很危险的!”

  我看着应红虚弱地躺在床上,非常心疼。我一个大男人都在折腾些什么呀?我每天斤斤计较于我的男人的面子,却从未站在我们这个家庭的角度去想问题。其实我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妻子贤惠能干,儿子聪明懂事,之前我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是应红,角色转变了一下,有什么不好?家里的经济状况没有受影响甚至更好,而我的人生体验,却会因之而丰富不少。

  应红住院的日子,我既要照顾儿子,又要过问花店的业务,我这才知道在我每天在外游荡的日子,应红默默地承担了多少。在这样一个女人面前,在我们的家庭面前,我的所谓男人的自尊,显得多么狭隘和自私。什么是真正的男人?真正的男人不是将自己架在一个地方下不来,而是无论处在人生的任何境遇和位置上,都能够作出相应的变化,找到自己的乐趣,并且能始终带给身边的人幸福和快乐。

  接应红出院回家那天,我对她说:“从今天开始,你就专心花店的业务吧,我做好你的后勤,家里的事情,全交给我好了。”应红大乐:“我早就想这样对你说了,就怕你不乐意。你说咱们这么多年夫妻,谁挣钱不是一样啊?重要的是咱们要带好儿子,把日子过好。”

(责任编辑:佚名)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