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意林》》

白岩松的荒诞青春时光

来源:意林 2010年24期 作者:白岩松
  偷书自报家门
   上世纪80年代,王府井新华书店是读书人的梦想之地,店堂大,书多,我们常去。那时,大多数学生囊中羞涩,爱书,却无钱买书,偷书者屡现。不过偷的没有防的精,总有落网者。广播学院学生一旦被抓,问及姓名时,男生总是“常振铮”,女生总是“刘继南”。后来,这招不好使了,因为人家书店向学校一打听,广播学院院长叫常振铮,副书记叫刘继南。
   毕业20年大聚会时,常振铮院长到场,我们集体用掌声和跺脚声来表达对当年“盗用”常院长名字的感激之情。
   在校期间,我组织过一届书市,本班一名同学来到现场,趁大家不注意,将几本书装入包中,被抓了个现行,他理直气壮地说:“还要钱吗?那我不要了!”多年后,他成了京城著名作家。
  难忘逃票岁月
   80年代上大学,谁说没有逃过公交车票,估计他是撒谎。
   车越挤,逃票的可能性越大,毕竟乘务员寸步难行。但只靠人多来逃票,成功系数不高,画月票就成为最主要的方式。
   一个宿舍,一般集体买一两张月票,大家出门都拿这月票,方法就是换上自己的照片,并在照片的角落惟妙惟肖地画上公交印章,再装进月票夹,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百密总有一疏,太过乱真以至于造假者过于大意,本宿舍一老兄拿着改装后的月票,表情轻松地上了车,查票时亮出月票,售票员却不依不饶。原来,他的照片没夹住,从月票夹里滑出来,让人一眼看出和月票的照片不是一个人。老兄不承认造假,硬说照片上就是他,看上去显瘦,是公交车太挤造成的,狡辩半天,还是被人家拉回公交车总站。被罚了半个月饭钱,灰溜溜地回到宿舍,吃了两个礼拜咸菜。
  激情需要释放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你若不哭,命运便笑

    西汉本始二年(公元前72年),汉宣帝下了一道诏书,想把祭祀汉武帝的“庙乐”升格,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