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意林》》

颜色的秘密

来源:意林 2018年4期 作者:信陵公子
  一般历史都咬定,是15世纪的杨·凡·艾克先生和他兄弟,一起发明了油画。这位大宗匠兼大发明家,发现了颜料持久、油亮如新的秘密,但他自己却有点奇怪的执着:他的画里,常使用红色、绿色和金色,但鲜有深蓝色。
  浪漫主义的故事家一定会猜了:他老人家莫非有一段深挚的蓝色记忆?是不是跟天空、湖水和美丽的蓝衣少女之类有关呢?事实是,他不用深蓝色,是因为贵;要用深蓝色?可以,得加钱。
  现代工业发明之前,要达成视觉效果的深蓝色,几乎只有靠群青;要制群青,必须使用青金石。而青金石极贵,简直已经算宝石了,埃及人拿来做首饰给法老陪葬。所以当时欧洲画家用起群青来,极为谨慎,到后来简直成了不成文的规定:画里头,只有高贵纯洁如圣母玛利亚,才用昂贵的群青。
  为了有些颜色,人类特别辛苦。比如胭脂红色:本来欧洲不产这色彩,哥伦布去美洲,发现了仙人掌上寄生的胭脂虫,晒干了可以制出胭脂红来,于是一时胭脂虫成了西班牙人孜孜不倦热爱贩运的宝贝。可惜这玩意不显眼,时常有海盗劫持了西班牙商船,掳掠了金银珠宝后,看着胭脂虫发呆:这玩意干吗使?不能吃不能穿,扔进海里去!西班牙商人吃了亏,海盗也没占着便宜,可怜的是远渡重洋的胭脂虫,就这么葬身大海了。
  荷兰画家维米尔则爱用印度黄,这颜色从他那著名的《倒牛奶的妇人》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都一路穿戴着:这颜色很适合表达阳光与阴影,正是荷兰画家的挚爱。然而印度黄的制作,听起来简直像个笑话:需要让奶牛吃芒果叶,然后撒尿;其尿液就呈现出了印度黄。这里面有许多问题:首先,芒果叶产自热带,运到欧洲不太方便;然后,还得有一头奶牛;最后,奶牛未必爱吃芒果叶子,尤其天天吃,你可以想象奶牛吃芒果叶子已经很不爽了,再发现人类探头探脑,弓着身子,来找自己的尿,一定会产生“人类真愚蠢呵”之感……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你若不哭,命运便笑

    西汉本始二年(公元前72年),汉宣帝下了一道诏书,想把祭祀汉武帝的“庙乐”升格,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