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啄木鸟1989-2015年》》

背你到天堂

来源:啄木鸟 2011年3期 作者:郭震海
  一
  
  最近,我感觉自己得了一种怪病。
  一种可怕的孤独感笼罩着我,让我不得安宁。黑漆漆的窑洞,窗户小得可怜,就像一座坟墓,坐久了有一种窒息的死亡感。我的睡眠也越来越少,有时候半夜会突然醒来,睁着眼睛再也无法入睡,此时黑暗就会成群结队向我涌来,就像无数双伸着的小手,挤得我躺在床上不得不张大口去呼吸。一闭眼总在重复着一个让我万分恐惧的梦。
  梦里我的魂魄被两个厉鬼带着离开,走出窑洞时我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床上躺着的自己,身上盖着一条大花被子,一条腿还露在外面,松松垮垮的皮包着骨头,就像花被子外面露着一段干枯了的树枝。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死亡吗?我不知道。我为自己感到可怜。四十多年就这样过去了,孤苦伶仃没有留下一儿半女。
  过去是在夜深人静的晚上出现这样的梦境,如今大白天它也会来折磨我。就比如现在,我躺在院子里的老柳树下刚闭上眼睛就做这样的梦。醒来后,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喉头发紧,手臂发麻,浑身无力。
  已经接近中午,院子里越发显得安静,连树叶都是静止的,一动不动。远远地我看到李有库向我走来,他嘴里叼着纸烟还不误哼着信天游,异常地兴奋,白衬衣皱皱巴巴地敞开着,露着浓密的胸毛。下半身随便套着一个大裤头,松紧带勒着肚皮,仿佛在肉里镶着,赤脚趿拉着一双已经没有脚后跟的破拖鞋,吧嗒吧嗒的,深一脚浅一脚走得飞快,把小道弄得尘土飞扬。我从他急速的脚步声可以判断他带来的一定又是一单子大买卖。
   “阎王,好事,有好事哩!”
  李有库走近我时,露出满嘴的黄斑牙笑了笑,很兴奋地伸出两根手指头。
  我眯着眼没有去接他的话,我猜想他伸出的手指,一定是两万块的买卖,如果是两千块,他不会有这样的兴奋。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