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啄木鸟1989-2015年》》

金钥匙 银钥匙

来源:啄木鸟 2007年7期 作者:[日]三云岳斗 著 
  浓浓的、带着黏性的液体底部,空洞的瞳孔凝望着虚空。烛光在天井上投射出复杂的影子。没有窗户、黑暗的房间。被血染湿的石台。融合在阴冷空气中的油脂的味道浓烈得呛鼻。
  地下室的角落里,一座巨大的石棺,灌满了橄榄油。石棺底部,沉着无数的尸体——被切割过的尸体——这里是医院的解剖室。解剖台上,放置着一具老年男人的尸体。从打开的胸部,露出颜色已变得非常可怖的器官。
  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正俯身观察着这散发着腐臭的尸体。晃动不已的蜡烛的火焰,映照出他端正的侧影。男子手中拿着纸和碳笔,在深夜寂静无人的解剖室中,他正在给尸体画素描。纸上现出的图像——精确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一根根血管以及肌肉的纹理栩栩如生,呈现着冷酷与理性之美。万籁俱寂中,只有笔尖划过纸面的声音。僵硬的尸体和跃动的火焰。在这诡异邪恶的氛围中,只有那男子的表情,充满理性。
  一会儿,素描完成。男子手中的纸上,出现一个肥大的男性心脏,旁边还附加了几项说明。随着一声叹息,尸体被放回石棺中。男子擦擦沾满油的手,整理东西,吹灭烛台上的蜡烛。走出地下室,可以看见窗外月光下巨大的圣堂——米兰大教堂。
  闷热的夜晚。青白色月光下的红砖街道,白色大理石点缀其间。转过雾霭中的石头回廊,男子走出了医院。从建筑物的阴影中,倏地闪出两个人来。都穿着带风帽的外套,好像是体格硕大的随从与他身材稍微瘦小些的主人的样子。他们缓缓地走近。随从带着剑,手上握着很粗的手杖。敌意明显,但不像是强盗。他们穿戴整齐,从举止上看也不是非常老练。
  “不是医学院的……学生吧?”在男人面前停住脚步,随从低声问。陌生的、壮年男性的声音,还带一些威尼斯口音。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