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啄木鸟1989-2015年》》

遥寄天堂

来源:啄木鸟 1997年6期 作者:红 荔
  警察的牺牲都很悲壮,因为悲壮,所以让人景仰。但我这里要说的,是警察的另一种死。
  在我工作过八年的一个分局里,我曾先后五次为病逝的战友送行。殡仪馆哀乐低回的灵堂里,我一次次目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凉,一次次在如雨的泪水和凄楚的目光中体味死别的惨痛。我的泪水和所有人的泪水流在一起,为那些早逝的灵魂悲悼、祈祷。我惟愿,通往天堂的路洒满缤纷的鲜花,并充满圣洁的乐声,好让我于连年征战中无暇他顾的战友,能在静谧、安恬之中开始新的轮回,假如生命是能够轮回的。
  因为不是死在与犯罪分子搏斗的现场,他们不能被追认为烈士,没有墓碑,也没有少先队员敬献的鲜花。但他们无一不是在自己的岗位上突然倒下的,他们曾经真实地生活在我们中间,承担着他们的那一份责任。他们满怀遗憾地匆匆离去,留给我们无尽的惋惜和伤痛。他们在最后的日子里表现出的对生活的依恋和执著,以及作为人的那样一种至情,至性,更是让人终生难忘。是他们向世界告别的匆匆背影,告诉了我生与死是怎么一回事。是他们让我在生与死的那道门槛上,领略了生命原始的魅力。他们给了我太多太多的思考和感悟,每每忆起,我的胸臆间就会充满了感动。所以,我一直相信,如那些让人景仰的英雄一样,他们的灵魂是一定能够升入天堂的。
  那是个早春的清晨,他突然咯了一口血。就是这口血,最后给了这个乐天的派出所长一个最无情的结论:肺癌中晚期。他不得不离开岗位,住进医院。在医院里,他仍是乐天的。一次,局里的同事们去看他,他把手伸给一位同他一起调进公安局的女同事,说:“握握手吧,这可是我们最后的握手!”一句话说得女同事顿时泪如雨下。他却依旧打着哈哈:“看看,看看,还是我们感情深,我老婆也没像你这么伤心!”一向伶牙利齿的女同事,一时间竟想不出一句话来回敬他的贫嘴。她事后回忆说:“那一次他握得真紧啊,一个病入膏育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手劲呢!”我在心里说,那不是手劲,是心劲!不管他有多么坚强,多么乐天,他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当生命的日子一点一点从身边溜走,他也会本能地想抓住一点什么,留住一点什么。否则,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怎么会流那么多泪呢?真的,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不会忘记一个濒死的男人最后的眼泪。很多时候,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回忆起这一幕:弥留之际,他孤苦无助地躺在病床上,此时谁也帮不了他了,尽管他的床前站着那么多的领导、同事和亲人。他已说不出话,只是大大地睁着一双失神的眼睛,目光入定般凝滞。忽然,两颗大大的泪珠从他的眼角溢出来,顺着他蜡黄的脸,滑落在惨白的床单上。他的妻子为他擦呀,擦呀,可怎么也擦不尽这汹涌而至的热泪。他的妻子哭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泪眼朦朦。我的心揪得紧紧的,我在想:这泪水是什么?一个曾经那么达观的人,一个面对死亡判决都不曾失态的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终于表现得这样凄苦,这样无奈。这仅仅是人类脆弱的本性使然吗?不,这分明是一个生命对尘世最后的眷念,是一个怀着许多未尽心愿的生命对世界对亲人最后的呼唤!它足以让活着的每一个人不自觉地回过头去审视自己生命的质量,它会使每一个轻言“死”的人感叹生之不易、死之艰难,进而想到应该好好地把握自己的一生……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