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被判处死刑的鸭子(短篇小说)

来源:啄木鸟 2018年11期 作者:林筱聆
  她别扭地曲着双腿,半脱在大腿处的短裤支在那里,屁股上黏糊糊的湿漉漉的,滞留其上的尿液在那里纠结成群,挠着她咬着她啄着她。屁股是她的脸,她万万没想到——不到她这步田地,不会得出这令人诧异的结论。她不愿意自己的脸污秽时,还不得不被打量——哪怕是自己丈夫的一双眼睛。她要他端来水拿来毛巾,她必须要把自己清理干净。可是,蘸湿的毛巾拿在手上,她才发现不知如何才能够得着自己的屁股。她摔伤的明明是腰,却似乎连带着把手也摔残了。要抬起右手伸到腰部是困难的,要把它移到下体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的屁股明明就在这里,就在躯体的那个地方,却显得那么遥远,她甚至連想抬起它都是困难的。
  哎呀你这个人啊,别逞能了。他说着,抢过毛巾,掰开她的两腿。她倒抽着冷气看着他。如果忽略头顶处那一小圈微微发着黑的半黑半白,他几乎可以算是满头白发了。他脸颊上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老年斑,有深有浅,每一颗都在生长,每一年都更凸显;拿过手枪丢过手榴弹的手臂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长满了小白斑,密密麻麻,像是他偏暗肤色上不小心喷溅了白灰。已经是七十几岁的老男人了,所有青春可以炫耀的资本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她刚摔倒的那会儿,身为骨科主任的儿子要她先去拍个片子,一看,尾椎有裂缝,再加上原本就有的骨质增生,只有躺是硬道理。躺在床上吃,躺在床上喝,躺在床上拉,切忌下床!儿子在电话里一遍一遍地叮嘱她又叮嘱他。说实在话,这情形想让她下床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被判处死刑的鸭子(短篇小说)
  那天她看到窗户上的蜘蛛网在眼前晃来晃去时,起先是想让他上去擦,或者干脆任它去。偏偏这个时候他说了一句,它在那里又没碍着咱什么,干吗一定要现在擦?她火了,立马就爬上阳台。擦完后,她从阳台下来时一跳,滑倒了。她怀疑从阳台上摔下的那一瞬间,摔裂的不仅是身体的尾椎骨,还是她人生的尾椎骨。每根骨头,捆扎骨头的每块肌肉都疼得像要裂开,只要一动,那种痛感就千军万马般奔来。当年生孩子,痛也不及这十分之一。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英雄时代

    渡河之舟 法医杜舟,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大队长。 我从华西医科大学法医系毕业后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