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本无杀心

来源:啄木鸟 2018年1期 作者:田野


  自从心里起了那种念头,老申每天早晨七点开始,都要跑上五千米,做三十六个俯卧撑,双脚轮换踢木桩六十次,双膝撞击轮胎六十次。缓口气,再拳击轮胎一百下。
  一个直径一米多的轮胎被铁链吊在半空中,就像一个满含委屈却又无处倾诉的大句号。
  完成上述运动,差不多八点半。作为一个五十岁的男人,老申对自己的身体非常自信,也非常满意。他不满意的是葛四。五月的阳光闪亮而尖锐,穿透玻璃射到葛四的床上,葛四浑身上下只穿了一只袜子,酷似一个笔画散漫的“太”字。
  迎着浊浪翻滚的空气,老申一只手捏住自己的鼻子,另一只手捏住葛四的鼻子。在濒临窒息的状态下,葛四不得不挣扎着翻开眼皮,声音黏稠,说,二锅头后劲儿忒大,上头了。
  你就是这样,老申说,见酒比见老婆亲。
  葛四从鼻孔里忽然扽出几根鼻毛,慢慢捻动着放到眼前,若有所思地观察着,说,你不用敲打我申哥,我自己的事不麻烦你操心。
  我不是操心你的事,老申气哼哼地拉开窗户,一股风吹进来,冲淡了葛四宿舍里呛鼻的气味,是让你操心我的事。
  弹掉手指上的鼻毛,葛四举起两条麻秆腿,吃力地朝裤头里伸,伸了两次都没成功。申哥你看见没?我这种状态属于宿醉未醒,开车就是酒驾,酒驾要入刑的。
  我真服了你这熊货,老申说。
  你啥意思申哥?酒精并没有麻醉葛四的思维,他听得出来老申对他的贬损。是,我知道我胆小、窝囊,我这小细胳膊不敢去碰古二的大粗腿。人家古二能满山放火,我连根火柴也不敢划。实话跟你说吧,这几天我根本没去跟踪古二,一是我开你那台老帕追不上他的路虎,再者,拿鸡蛋去碰人家的石头,我也真发憷。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