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炊烟乱(外一篇)

来源:啄木鸟 2017年7期 作者:宋长征
  我时常做一个这样的梦。一个人坐在屋顶上,四周是浓稠的夜色,星光渐亮,此时的村庄接近透明,好像活在一颗巨大的露珠里。有低语的人声,有归鸟的翅膀,扑簌簌惊落老樗树米黄的花朵。夜空那么近,仿佛一伸手就能摘下一枚淡蓝色的星子,然后揣在贴身的地方,如此孤独的夜色中不再寒凉。
  我寻找梦的起源,有时人活着就是为了寻找儿时的每一个梦境。我在哪儿呢?为什么爬上屋顶,为什么如此接近星子与夜空;而星子又隐喻着什么,以至于常常出现在一个乡村少年的梦境?
  那时的村庄,是炊烟的聚集之地。
  晴日,无风,脚步杂沓在厨房里出出进进,就听见风箱响了,就看见炊烟起了,一开始是散淡的一缕,接着腾出一缕火光。那是六奶为了引火,先是点燃一把麦草。麦草是柴薪里的急性子,相当于一个急脾气的乡下人,一点就着,火焰腾空而起。而后,烟道直直升空,扶摇间,像一个幽幽升天的魂灵。
  阴天,刚好飘着小雨,秋尚未深,一片叶子从树间滑翔落下。日暮黄昏,这时的炊烟散乱,刚刚挤出烟囱就被风吹歪,被雨打散,噗,像一朵散乱的云,一朵接着一朵,在老屋的上空晕开,在村庄上空晕开。设若爬上树顶,这时的村庄堪比仙境,炊烟在树枝间缠绕,炊烟在屋瓦上涌动,炊烟顺着老河滩一股脑儿贴附在水面上,像一艘无形的大船,载着村庄的悲悲喜喜,一路向东。
  我爬上屋顶的最好解释,就是母亲说烟道堵了,让我执一根竹竿骑在屋脊上,疏通烟雾升天的路径。其实更多时候是做做样子,河有河道,鸟有鸟道,一缕烟雾总能顺着直直的烟囱爬出来,而后弥散于村庄上空。
  炊烟入词,“怅望金陵宅,丹阳郡,山不断,郁绸缪。兴亡梦,荣枯泪,水东流,甚时休?野灶炊烟里,依然是,宿貔貅。”是一声叹息,家国事,兴亡梦,一时如缠绕的炊烟,让人江南梦断。入诗,“倦客重来忆去年,荒城斜日暗炊烟。”仍不免一番感慨,重返旧地,只剩下一片荒城,一抹斜阳和一团黯淡的炊烟。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