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档案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期 作者:张策
  开篇也是结尾:2015年5月
  是个云淡风轻的日子。阳光晒热了明亮的玻璃窗,窗外的风景也似乎有了温度,蓬蓬勃勃的花草,有一片片的生机。刘子枫在档案馆接待室的长椅上慢慢坐下,僵硬的膝盖咯咯地响,疼痛却不那么明显,像他的老迈一样迟钝。接待处长急匆匆地赶到,脸上的恳切是一种夸张的亲热。
  刘老,抱歉,让您久等了。
  刘子枫语焉不详地挥了一下手。他捕捉得到接待处长笑容后面的一丝丝敷衍,却不想计较。他现在已经不计较任何事情了,也没精力计较。他的精力只够让自己做好这一件事情。
  也许,还做不好,因为时间已经不够了。
  他总觉得父亲刘典礼,就在不远的什么地方,隔着一层淡淡的云雾,在看着他。还是那张胖脸,还是那种忧愁,只是盼望已经淡了。让父子俩痛彻心扉的,是那仿佛再也捕捉不到的梦境了。

第一章 在档案上了


  一
  解放军的大炮在半夜的时候才慢慢停了。城市的夜晚仍然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氛。刘典礼在天将明的时候被疤脸从小绿梅的缎子被里摇醒,惊出了一身冷汗。小绿梅也醒了,白皙的胳膊从轻软的被子里滑出来,落入疤脸的眼睛。她低低地惊叫了一声,仿佛是职业化的娇嗔,并在疤脸垂下眼睑的同时急忙把自己裹紧。
  解放军已经进城了。疤脸说。刘典礼正在提鞋的手停了一下,缓缓抬头,有点儿茫然地看着疤脸。他这时才发现疤脸竟然穿着一身解放军的衣服,那衣服显然来历不明,而且脏得很,胸口还有暗红的血迹。他把目光挪到疤脸的脸上,发现那条原本很明显的蚯蚓状的疤痕,已经淹没在乱蓬蓬的胡须和疲惫的沮丧里。疤脸的这种状态,让刘典礼感到不寒而栗。疤脸从没有过这样的颓态。换了朝廷的危机感,此时才真正地在刘典礼的心里掀起了波澜。一小时前,刚从躲大炮的桌子底下钻出来,翻身骑到小绿梅肚皮上时,他其实还洋洋得意地宣布过:共产党,国民党,他们打他们的仗,我当我的艳春堂主。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