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第二个目标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4年9期 荐稿者:晓音 阅读量:
  “请问是秋生警官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紧张的声音。
  “您是……”秋生看了看表,已经夜里十二点了。
  “请你帮帮我……有人要杀我……”
  “您是说正在?”秋生觉得有点儿奇怪。遇到紧急情况,最方便的是打110,他们能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况且,现在秋生也不清楚自己有没有处置这种事件的权力。一个月前秋生指挥的一次抓捕行动中,犯罪嫌疑人开车强行闯过路卡,造成三车相撞的事故。嫌疑人当场死亡,两辆过路车辆的司机受伤。受伤司机要求巨额赔偿,死亡犯罪嫌疑人的父母状告公安局草菅人命。局长焦头烂额,只得让秋生先避避风头,休几天假。秋生明白,这就等于暂停职务了,只不过说法好听一点儿而已。
  而现在,一个陌生女子却半夜给秋生打电话寻求帮助。“不是正在……但是有人恐吓我,”女子语气急促,“打电话,发匿名短信,往我住处塞恐吓信,我走夜路的时候还有汽车要撞我!你一定要救救我……”
  “为什么不打110呢?”
  “他们不会管这种事的。”
  “可是,我能做什么呢?”此时,秋生已基本判定,这女人如果不是喝多了,就是精神有点儿问题,再不就是恶作剧。当警察这么多年,这种情况秋生见多了。但他不能点破,还得继续敷衍。他不想再背上一个不接警、不作为的罪名,他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17kqk.com.com


  “我们能见个面吗?”
  “电话里不能说?”
  “我怕有人偷听。我把这事告诉过我叔叔,接着我就接到了恐吓短信,不许我把这事告诉别人。拜托,只有你能帮我了,我在中央公园南门等你。”
  “你是说现在?”
  “就现在。”
  “可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宋成红。我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你到了就能看见我。”
  半小时后,秋生赶到了中央公园,仅仅是为了不给别人留下话柄。没想到,当真有一个白衣女子醒目地站在公园门口。秋生想,也许这里面真的有些古怪。他走上前去:“您好,我是秋生。是您给我打的电话?”
  女子脸色苍白,警惕地看看四周。
  “你觉得有人监视我们吗?”
  “我……”话没说完,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女子应声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雪白的衣裙。
  秋生迅速蹲下身,同时寻找射击的位置,但路灯昏暗,他一时无法判断子弹是从什么地方射来的。等警车和救护车赶到的时候,女子已经死亡。那个在暗处开枪的凶手没有找到,而秋生的麻烦又多了一重。
  从女子的背包里找到了她的身份证。原来她并不叫宋成红,而是叫项雪梅,是一家五星级宾馆的前台领班。所谓的宋成红则是她在宾馆宿舍里的室友。秋生估计,自己问她姓名的时候,她可能一时没想好,就随口用了室友的名字。 copyright 17kqk
  宋成红告诉警方的调查人员,项雪梅曾对自己说过她遭到恐吓的事,比如经常接到威胁电话、短信,还有人把恐吓信塞到宿舍里,项雪梅曾把这样的信拿给自己看过。有一天晚上项雪梅上晚班,到宾馆的时候脸色苍白,魂不守舍。宋成红问她是怎么回事。项雪梅说上班路上突然有一辆小轿车向自己撞过来,要不是她躲得快,肯定没命了。宋成红劝她报警,但项雪梅说警察管不了这样的事——他们总不能派人天天守着自己吧。接着又嘱咐宋成红不要把这事告诉别人。
  项雪梅父母早亡,被叔叔抚养长大。警方找到项雪梅的叔叔。项雪梅的叔叔说,这孩子很懂事,从小就知道为家里的大人分忧,邻里、同学只要有困难,她一定尽自己所能提供帮助,所以口碑极好。说到恐吓的事,项雪梅的叔叔皱起眉头:“有这样的事?她怎么从来没对我说过?再者说,这么好的孩子,怎么会得罪人呢?谁会恐吓她?”
  那么,读者朋友,这件事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9月30日截止答案,参考答案见第10期,“九月侦探榜”见第11期)
  责任编辑/季 伟 (责任编辑:千千面)
相关文章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

  • 古怪邻居

    表嫂蒋怡刚刚怀了二胎,表哥要到国外谈一笔生意,不太放心,赶上我休假,就拜托我去他...

  • 破晓之战(长篇小说连载二)

    上期内容提要: 公安局长李斌良上任伊始,面临的局面就仿佛煤城上空盘桓的雾霾。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