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大十字街

来源:啄木鸟 2014年4期 作者:有才叔
大十字街

引子


  这个县城很小,据说曾经有四个城门,现在已了无踪影,但是人们还保留着东门西门南门北门的称谓。县城只有东西一条路和南北一条街,街路相交在城中心,这个相交之处无论城里人还是乡下人都管它叫大十字。东西为路南北为街,上世纪八十年代会说这句话的基本上就是副科以上的干部了。
  围着小城的是一个地级市的几个区,这个市姑且就叫“本市”。小城到本市的市中心只有七公里。小城往东百十公里还有一个县,也归本市管辖,姑且称“邻县”。
  这几年小城被开发商解剖了,顺着这两条在小城中心交叉的唯一的街和路延伸开去,都盖上了高高低低的楼房。高楼大厦的后面是颇具北方特色的平踏踏的民房。如果从高空看下去(当然谁也没看过),那一定是一个由楼房排列组合好然后躺在地上的十字。如果让外科大夫从高空看下来,更像是他刚刚缝好的十字形手术刀口。围绕在大十字中心地带的商铺和住宅始终没有开发,可能是动迁的费用太高,抑或是其他局外人不得而知的原因。


  申院长是县法院的副院长,快退休了,县里五十五岁踩线儿。老申业务精得很,县里的各色人等乃至市里的一些精英,遇到难事,尤其是法律方面的,都得到他这里讨香火儿。老申不黑,求他办事不用给钱,所以请他吃饭的也就特多。渐渐,他的办公室里人气旺了起来,尤其是饭口儿,总有院里的三五个闲人聚在他那里闲聊,等有人请老申的时候就一起去了。
  让老申成为县里名人的是1993年的一起案件,当时老申是经济庭庭长。县里的一家穷困潦倒的民企,从省民委弄来一笔一百万的拨款,钱刚到户,就被早已虎视眈眈的银行给封户了。厂长找到老申,老申知道这个厂子的贷龄和厂龄一样长,在别人看来这笔钱是死定了,但老申的过人之处就是让哥们儿的事都能绝处逢生。胸有成竹的申庭长开庭审理,判银行败诉并立即解封账户。判决一下,分管县长厂长全厂职工后脑勺都有了笑容。银行上诉到中级法院,还没等中院开庭,企业已经把钱给职工开工资了。厂长花二百多元请老申吃了一顿饭,这顿饭当时在小城已是盛宴了 。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