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二十三先生

来源:啄木鸟 2014年10期 作者:洛风
  十三,在西方是个很不吉利的数字,如果用阿拉伯数字来表示,13,在网络语言迅猛发展的东方也不太讨喜。前面再加个“二”,用来形容人的话,比如“二B青年”(二逼青年),宜贬宜褒、宜男宜女、宜喜宜嗔。如果用一个通俗易懂老少咸宜雅俗共赏的例子加以说明,二十三先生,就是所谓的“流氓”。
  今天讲的就是一个二十三先生的故事。
  像所有自立的男孩子一样,张晓贤来上大学时也只背了个阿迪达斯的书包。几场球下来,他不得不去商场给自己购置一身新的行头。当时天气已经很热了,张晓贤准备下楼,电梯门一开,就看见一位性感美女,身穿红色吊带裙,身姿窈窕,美艳动人。美女看见张晓贤,职业性地一笑,从朱唇里娇滴滴地吐出几个字:“够淫荡吗?”
  张晓贤脑子“轰”地响了一下,血直往头上涌,被这突如其来的艳遇惊得不知所措。跨进电梯门,他半天才镇定下来,舔了一下嘴唇说:“够淫荡。不过我喜欢。”
  “啪”,美女甩手就给了张晓贤一记响亮的耳光,抡起手袋向他一顿猛砸,嘴里还说着:“打死你个流氓!”
  张晓贤刚才涌到头上的血一下子从鼻子里流了出来,美女在电梯里把他痛扁一顿扬长而去。张晓贤捂着鼻子晕头转向:“我究竟做错什么了?”
  直到很久以后张晓贤终于想明白了,原来美女说的是:“Going down(下楼)吗?”
  从此,张晓贤大受刺激,觉得不能白让人当流氓打半天,话里话外也开始“流氓”起来。久而久之,他竟然忘记了自己是个纯真少男的事实,真以为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了。
  张晓贤被认为是流氓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和很多“堕落”的青年男女一样,在校外有着一个小窝。
  租房子的原因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么龌龊,其实,张晓贤只是为了享受校外的高速网。学校虽然提供校园网,但速度却和蜗牛上树没什么区别,很多端口还被封了,让生理健康的男人热血沸腾的网页一个都打不开,像星际、魔兽、CS这样的游戏,也只能窝在学校的局域网里混混,太憋屈了。
  跟他合租的同系学长李松涛则目的性更纯粹,只是为了有人照顾。李松涛是校足球队队长,长得威武霸气,往球门口一戳,很有几分德国金毛狮王卡恩的神韵,也经常会向他的队员和场外观众展示金刚狮子吼神功。队员们对他又敬又怕又离不开,表现最突出的就是张晓贤。平时除了比赛、训练,李松涛经常参加一些校际间的队长联盟或联谊活动,喝得太多或者玩得太嗨就没法翻墙回宿舍了,每次都是张晓贤哼哧哼哧把他背回三楼这个小窝,然后对着他的后背猛练“降龙十八掌”,再一手“大海无量”用喷头把他浑身上下冲干净,再一招“乾坤大挪移”把他扔回床上。在李松涛如雷的鼾声中,张晓贤一个人默默收拾狼藉的地面,和散发着恶臭的衣物。
  这间小公寓不过三十几平方米,但是有厨房有厕所,洗衣机、电冰箱、互联网样样齐全,还有一张想什么时候上就什么时候上的床。床不大,上面却有不少东西,比如放了半个多月的袜子、内裤之类。
  这张床上,迄今为止还出现过两个女人。
  张晓贤上大一时就喜欢上同系的一个女生,多方打听知道那个女孩儿叫程迦。那时候他每天起早贪黑地上课上自习,就是为了在某个角落静静地望着她,一望望了一年多。大二那年春节前夕,学生会副主席孙厚朴来找他,希望借他的校外小窝住几天,张晓贤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和孙厚朴是老乡,都是从小地方考进大城市的,而且上大学后孙厚朴一直很照顾他,几门要挂不挂的科目就是孙厚朴找到任课老师帮他搞定的。孙厚朴面容精致、身材修长,那神秘又坏坏的笑容像极了韩剧中的男主人公,这种纯天然无污染的社交优势不用来欺骗大姑娘小媳妇确实是一种浪费。
  只不过让张晓贤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孙厚朴带来的女子竟然是程迦!更让他想不到的是,程迦面容苍白、眉低眼慢、体态臃肿、脚步虚浮,很明显和他心中的女神“不是一个人”了。张晓贤什么都没说,收拾好自己的书包,把钥匙交给孙厚朴,默默地走了。等节后归来,程迦已经办理了休学手续,回家待产。
  还让张晓贤没想到的是,孙厚朴并没有休学,继续在学校当他的大众情人,那神秘又坏坏的微笑让所有想亲近他的女生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张晓贤气归气,但也只能用跟孙厚朴渐行渐远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只不过人家学生会副主席才不介意他这种基层小球员是不是要渐行渐远呢,一没钱二没权,只有间破房子,也已经用过了,早过了保质期。
  第二个睡过这张床的女人是李松涛的妹妹。他妹妹当年陪程迦来张晓贤房子里住过,在程迦退学后很是形单影只了一阵子。如果说程迦“一朝被蛇咬”,她身边的姐妹怎么着也应该有点儿“十年怕井绳”的觉悟,但这姑娘遗传了他哥哥的威武霸气,竟然从此学会了剥蛇皮、吃蛇羹。她长得特像叫什么思思的央视主持人,瓜子脸、大眼睛、前凸后翘腿长……周围认识她的人都喊她“小思”,只不过有时候喊得太快成了“小骚”。
  小骚的追求者众,男朋友也不定期更换,在情场上几乎百战不殆,且绝不收容战俘。每当更换男朋友时,她就躲到张晓贤的小窝里眯上三五天,然后继续精神抖擞地祸害那些“幼稚”青年。
  当然,这是在李松涛的监管之下。
  虽说“女大不由哥”,但对这个骄横刁蛮的妹妹,李松涛还是信任有加的。其实,更强烈的信任感来自张晓贤:张晓贤嘴上是一个流氓大亨,但骨子里还是个很古典的“宁采臣”,要不然也不可能默默望着他心目中的“小倩”长达一年之久,直到人家开花结果才知道。这种古典性格的另一个表现就是绝不会监守自盗!有时为了完成李松涛对小骚的监视任务,张晓贤每天都要对小骚进行晚点名,为此有人还专门给了他一张泌尿科医师的名片,以安慰他每晚天人交战的不容易。
  怀着对第一个女生的梦想睡在第二个女生的对面,这种悠然的生活本应该能一直持续到大学毕业。只不过张晓贤遇到了唐棠,他的传奇人生就此拉开了序幕。
  没课的时候,张晓贤会睡觉睡到手抽筋才醒,花十分钟穿衣服,花十分钟对着镜子郑重其事地说:“帅哥,你实在是太帅了。”再花三分钟洗漱完毕,最后才用飞一般的速度奔向食堂。   那天他运气不好,拨开花了五块五毛钱打的青椒炒肉丝,就发现了阵亡其中的“小强”(蟑螂)。平时青椒炒肉丝里见不到肉,哥们儿也就忍了,可现在里面出现了“小强”,这还得了?张晓贤觉得自己无论如何得找打菜的师傅要个说法。
(责任编辑:千千面)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