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光脚穿皮鞋(中篇小说)

来源:啄木鸟 2018年3期 作者:丁力


  下午两点,陈沪根醒来。窗帘很厚,分不清白天黑夜。
  他是被老式手机叫醒的。
  “阿陈啊,晚上有动作。”对方说。
  “喔,好,知道了……”
  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对方就把手机挂了。
  陈沪根见怪不怪,如此通风报信的电话,总是神神秘秘,没头没尾,甚至神经兮兮的。但他知道,对方绝不是在开玩笑,因为,知道他老手机号码的人很少。
  除了土豪金苹果手机外,陈沪根还一直保留着这部老手机。每天上床前,他照例会关闭土豪金,却将老手机开着,为的就是既避免打扰,又不耽误应对紧急情况。
  老手机的好处之一是待机时间长,不像土豪金必须天天充电,事情一多忘记了,耽误大事。好处之二是功能单一,除了通话,连短信都发不全,更不用说微信之类,所以,不仅不会有骚扰电话和短信,还不会暴露自己的位置。另外,老手机用的是铁通号码,安全。据说美国鹰眼只监控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估计国内安全部门对铁通的号码监控也比较松懈吧。
  陈沪根每天接近天亮上床,下午三四点钟醒来,昼夜颠倒。他感觉自己的工作像卖身,陪吃、陪喝、賠笑,就差没陪睡了。一旦遇上“动作”,更是无法入眠。就像此时,他被老式手机吵醒后,是再也无法入睡了。


  陈沪根出生在皖南山区的一个小山沟。父母当年支援三线建设,从上海来到安徽,并在这里生根开花,最后,结出他这个“果”。大学毕业后,陈沪根分配到三线厂所在的皖南城市。工作不到两年,国家出了政策,像他这种情况,可以调回上海。父母带着陈沪根回上海“活动”了一番,好不容易找到接收单位,对方却声明在先,只安排工作,不分配住房,陈沪根如果回上海,只能寄住在亲戚家。父母分别带陈沪根去大伯和小姨家尝试了几天。亲戚家房子也不宽裕,挤一挤,暂住两天可以,常住不现实。大伯、小姨热情的脸上挂着隐藏的尴尬与抱歉,小心翼翼地遮挡着婶娘和姨丈的白眼。陈沪根是独生子女,虽然出生在皖南山区的小山沟,但父母就他一个孩子,家里经济条件不差,甚至感觉比上海的亲戚更好些,他哪里是那种能受得了委屈的人。陈沪根不愿意过寄人篱下的生活,遂放弃回上海的机会,听从同学的召唤,自作主张来到深圳闯荡。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