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该铐谁铐谁(短篇小说)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2期 作者:邓宏顺
  在雪峰山区这个河弯树老的古镇上,这一天的生活是从听到吵架的声音开始的。吵架声像是从遥远的黑暗里慢慢渗过来,天越亮声音越大。“跟我走!让派出所田所好好招待你!”看热闹的人赶到时,只见杨癞子左手夹着一支烟,右手钳住一个瘦矮男人的后衣领,使劲地将他往派出所里推,还一边大声地这么嚷着,要押他去见派出所田所长。
  该铐谁铐谁(短篇小说)
  田所长刚到这个镇上来任职。派出所所长虽不算什么大官,但和古镇上人们的生活却有直接关联,于是打听过他身世的人不少,关于他的传说也不少。有人说他曾经差点儿当上了什么局长和书记,后来没有当上不是能力不够,而是能力太强。所以,如今他年年都当先进,年年也还在基层所里转。
  镇上人认出这个正被杨癞子押着要去见田所长的瘦矮男人是面熟的陈牛客时,陈牛客或许把那些熟悉的面孔当成了自己的依仗,或许是要在这些熟人面前示强争回自己的尊严,他本能地开始不断挣扎。但高大的杨癞子钳住矮瘦的陈牛客的后颈,让陈牛客就像悬吊在树上的葫芦,被衣扣锁住喉咙咿啦哇啦地嚷不出个理儿来,那双手虽然也在不断地舞动,但街两边的人还是弄不懂他说的理由,只听得清杨癞子的骂叫声:“你敢赖掉我的牛宿费?”
  那些初来镇上做生意的外乡客喜欢息事宁人,以为是杨癞子受了委屈吃了亏才有这种行为,便开始悄声地议论陈牛客:一个出门人为什么要赖掉住店的牛宿费?只有镇上的原住民才说,事情会是这样吗……
  嫩嫩的阳光开始铺在了街道的水泥地上,像流着一层稀稀的蛋黄。杨癞子和陈牛客拉扯时印在地上的两个人影儿,就像早年这街上李师傅一家玩过的舞刀弄枪的皮影戏。越是人多的地方,杨癞子就越是使劲地嚷骂,越是把陈牛客的后衣领钳得更紧,让陈牛客说不出话来,只让陈牛客由他往前押去。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