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蝴蝶面具

来源:啄木鸟 2015年8期 作者:封凯明 张宝中
  上期内容提要:
  一个神秘电话导致警方本已胜券在握的缉毒行动功亏一篑。警方的本意是钓出幕后操纵的毒枭,可现在,除了确认在接头的时候总是戴着一副蝴蝶面具之外,警方对这个神秘的毒枭一无所知。茫无头绪之际,一起杀人焚尸案让警方陷入空前被动的局面,尸体照片不知被谁发到网上,一时间舆论大哗。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梁昕接手焚尸案的调查,却深感举步维艰。破案压力还在其次,正副两位局长之间的明争暗斗已经使得夹在中间的梁昕身心俱疲;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尸检结果显示,焚尸案的受害者竟然是自己的前女友……

第八章 残缺的监控视频


  7月18日早晨,梁昕从睡梦中醒来,脑袋昏昏沉沉的,嗓子干得难受,浑身就像散了架一样,骨头僵硬,肌肉酸疼,还非常疲惫,像刚刚跑了一场马拉松。他吃力地起床,穿上衣服,坐在床沿上发愣,努力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昨天下午下班后,他趴在办公桌上哭了好久,哭累了,又在沙发里躺了好久。办公楼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除了110指挥中心等几个部门有人值班,同事们大都回家了。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晚上七点多了。他很想喝酒,把自己弄醉。于是开车回到小区里,把车停在楼下,步行去了附近的一家酒馆。他要了四个菜、一瓶五十六度的二锅头。平时,这种高度白酒他顶多能喝四两,可是这次却喝了一整瓶。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到家的,又是怎么回到家的……
  这时,他听见厨房里有叮叮当当的声响,就悄悄地走过去。推开厨房的门,他看见李奕正忙着做早餐。梁昕一下子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他以为李奕去哈尔滨了,没在他家,他才回来住的。其实李奕已经从哈尔滨回来了,他醉醺醺的,把这茬儿给忘了。
  梁昕站在厨房门口打量着李奕,发了一会儿呆,之后去卫生间洗漱。他慢腾腾地洗澡,慢腾腾地刷牙,慢腾腾地刮胡子。昨天肯定是李奕照顾自己睡觉的,自己昏昏沉沉的,这么大个子,估计李奕费了不少劲,也不知自己吐没吐,有没有说胡话。他不知道一会儿该怎么面对李奕。
  这时,李奕大声叫“吃饭啦”,梁昕答应一声“知道啦”,磨磨蹭蹭地走出卫生间。李奕坐在餐桌旁,正用勺子往两个碗里盛麦片粥。梁昕偷偷打量她一眼,她气色很好,脸颊红扑扑的,皮肤富有光泽。早餐很丰盛,除了麦片粥,还有牛奶、煎蛋、培根、面包、榨菜丝。梁昕平时很少在家吃饭,他的冰箱里经常是除了一袋面包、一袋火腿肠和几瓶啤酒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李奕胳膊支在餐桌上,双手托腮望着梁昕。梁昕觉得脸有些烧,急忙低下头去,夹了个煎蛋填进嘴里,说:“你是魔术师啊,会变戏法,怎么弄了这么多好吃的?”
  “你以为我在这儿白吃白住啊?我上次来的时候就买好了,冰箱都填满了。以后,你提供住宿,我提供伙食。”
  听李奕的意思,她要在这儿长住下去了。梁昕低着头“呼噜呼噜”地喝着麦片粥,心里被一种巨大的幸福感溢满了。
  这时,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响了,他走过去拿起来一看,是潘峰。
  潘峰兴奋地说:“梁哥,案发的第一现场找到了!”


  “7·11”案的第一现场,也就是朱瑾被杀死的现场,就在她那栋位于瀛州湾畔的别墅里。据说,这里的每栋别墅都在千万元以上。
  朱瑾的别墅在一片柞树林里,是一栋两层小楼,顶部是尖的,从外面看,很小巧很精致很卡通,可进去之后会发现里面很宽敞。一楼是客厅、厨房、健身房,二楼是书房和几间卧室。客厅里,乳白色的真皮沙发上放着很卡通的抱枕,深蓝色的欧式地毯,镶着金边的水晶茶几……梁昕知道这是朱瑾喜欢的风格。客厅墙上挂着两幅油画,一幅是《蒙娜丽莎》;一幅是风景画,描摹的是秋天的白桦林。梁昕看着装潢豪华的客厅,再想想自己的房子,虽然装修得也很有情调,但和这别墅一比,简直就是贫民窟。梁昕心想,这或许就是朱瑾想要的生活吧,朱瑾这样的漂亮女人就应该住在这样的别墅里。这种生活,是他穷尽一生的努力也无法给她的。
  别墅一楼门口的大理石台阶上和客厅里有几组凌乱的脚印,有的清晰,有的模糊,上面有细碎的草叶和水迹,让梁昕想起案发当晚的那场暴雨。技术科的一名同事正在认真地采集清晰的脚印,并进行标记;另一名同事则用静电吸附器提取肉眼无法看见的足迹。
  第一现场就在客厅里。那张镶着金边的水晶茶几上,有一片清晰的血迹。一只精致的白瓷咖啡杯里还有小半杯咖啡;另一只咖啡杯掉在距离茶几大约一米的地方,已经摔碎了,咖啡洒在茶几和地毯上,留下淡淡的痕迹。一个果盘打翻了,水果散落在茶几和地毯上。
  李奕和她的助手小许从茶几上提取了血样。梁昕站在茶几旁,皱着眉头,盯着那摊已经变得有些发黑的血迹,脑子里迅速地复原着案发时的情景——
  那天晚上,郝波没回自己的别墅,而是开着李江豪那辆宝马X5,拉着朱瑾回了她的别墅。当晚朱瑾在外面喝了很多酒,但没太醉。为了解酒,回来后她给自己沏了一杯咖啡,同时也不忘给郝波沏了一杯。不知道因为什么,两人发生了争执。在争执的过程中,郝波一气之下将朱瑾捅伤,然后推倒在茶几上。朱瑾扑倒的同时,一只咖啡杯摔碎了。咖啡杯距茶几大约一米,从这个距离分析,朱瑾扑倒的力度非常大。从茶几上那片血迹看,她受伤后血流得不算太多,顶多有三百毫升。这样的失血量是不足以致命的,朱瑾当时应该并没有死,而是休克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梁昕就不敢想象了。朱瑾休克之后,郝波又做了什么?会不会是以为朱瑾已经死了,为了洗脱罪责,情急之下将她拉到柳镇的公路边焚尸灭迹?如果是这样,就有些不合常理了。朱瑾毕竟是他的女友,他再狠心,也不至于亲手将女友的尸体烧掉。根据犯罪心理学常识推断,郝波当时应该很慌乱,不知所措,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做出焚尸灭迹的决定,并实施这一行为。当然梁昕知道,这只是他的想象,这些想象和事实有哪些差距,他一时还无法判断。
  趁技术科的同事正在现场取证,梁昕一个人沿着旋梯上了二楼,他想看看朱瑾的卧室。二楼有两间卧室和一间书房,梁昕想都没想,就去推那间东向的卧室的门——他知道朱瑾喜欢东向的房间。   在推开房门的一瞬间,梁昕愣住了。房间里的一切陈设,包括床、床头柜、衣柜、梳妆台、窗帘、墙上的挂钟、吊灯,等等,都和他家里那个东向的房间一模一样,就连摆放的位置也大同小异,好像朱瑾把那个房间搬到了这里。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这个房间的面积比他家里那个稍大。这些陈设,在普通的住宅楼里会显得挺有情调,但在这座豪华别墅里就显得太寒酸了,就像一桌海鲜大餐上的一盘酸辣土豆丝。
(责任编辑:佚名)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