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蝴蝶面具(长篇小说连载)

来源:啄木鸟 2015年7期 作者:封凯明 张宝中

第一章 “猎狐行动”


  瀛州在中国北方的东部沿海,在中国地图上很好找;在世界地图上也很好找,找到了太平洋,从这一大片蓝色区域向西,过了日本和朝鲜半岛,瀛州就赫然在目了。瀛州是一个美丽的国际化大都市,这里有漫长的海岸线、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忙碌的港口、北方最好的沙滩,以及掩映在绿树中的红瓦白墙的欧式建筑群。在欧式建筑集中的区域,如果把街边的汉字粉刷干净,再弄一帮金发碧眼的老外来,你也许会觉得这里就是欧洲的某个城市。这里还盛产美女和帅哥,其中有的已成为全国人民家喻户晓的演艺界大明星,甚至还有国际巨星。这里的人们习惯说普通话,但不是十分标准。这里冬天不太冷,夏天不太热,是全国闻名的宜居城市之一。
  一个月后的8月8日,举世瞩目的国际网球大师赛将在此地举行,瀛州受到了世界各国球迷的关注。国内的球迷就更不用说了,早早地在酒店预订房间,以至于星级酒店的客房价格飙升,即便如此也是一房难求。
  当然,关注瀛州的人也不都是球迷,比如“金狐”。“金狐”是四川的一个大毒枭,7月10日,他将携带价值上亿元的毒品来瀛州交易。
  一般来说,毒品的贩运方式主要有四种。一是买方前往取货;二是卖方前来送货。这两种方式比较常见,也比较容易暴露。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运输毒品罪的法律责任基本等同于贩卖。毒贩们为了逃避打击,找到了一种更隐蔽的贩运方式,也即第三种——“背货”。顾名思义,是由专门的马仔运输。马仔们把毒品装进避孕套等容器吞进胃里,到了目的地再去卫生间排出来,其间不能正常饮食。这个行当是高风险高利润,一旦避孕套破裂,比如被胃液腐蚀,那肯定是死路一条。因此,马仔“背货”成功后,报酬也相当可观,不少人愿意铤而走险。最近几年,随着网络的普及和快递业的迅速发展,又出现了第四种贩运方式,即快递包裹运输。毒贩先通过QQ、微信等手段进行联络,确定交易时间地点,然后把毒品藏在快递包裹里寄出,上下家之间不见面,而货物运送方根本不知道自己运的是什么东西。
  随着贩运方式的“与时俱进”,近年来很少有大毒枭亲自送货了,“金狐”也已经蛰伏好几年了。但这次交易量特别大,通过其他方式贩运不方便,也不放心,所以“金狐”又“钢丝上跳芭蕾——玩悬的”,冒着性命危险再次出山。
  这批毒品的买家,是瀛州本地一个绰号“山哥”的大毒枭。对于此人,警方除了知道他居住在瀛州、性别为男性之外,其他一无所知。据说,瀛州市面上的绝大部分毒品都来自这位“山哥”,他几乎垄断了整个瀛州市的毒品销售市场。为了打掉以“山哥”为首的贩毒组织,瀛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苦心经营了三年多,安插了很多线人。遗憾的是,这些线人一直无法打进贩毒组织的核心层,无法掌握核心机密。
  7月9日一早,禁毒支队的一个线人忽然提供了一条情报:7月10日上午,将有一批价值上亿元的毒品从成都运到瀛州。前来送货的是“金狐”,接货的不是“山哥”本人,而是贩毒组织的二号人物,绰号“冰狼”,接货的地点在瀛州市瀛东区三叶草旅馆203房间。此外,运货汽车的型号、运货人的体貌特征、行走路线等信息也都十分确切。
  这么大宗的交易,毒贩应该做得十分隐蔽,信息怎么轻易就泄露出去了呢?刚得到这一情报时,市局主要领导感到很意外,有些怀疑它的真实性,但情报如此详尽具体,又不容置疑,斟酌再三,终于决定采取行动。行动代号“猎狐”,行动的终极目标就是在旅馆里当场抓捕进行毒品交易的“金狐”和“冰狼”,然后顺藤摸瓜揪出“山哥”,从而彻底摧毁瀛州市的毒品销售网络。


  7月10日上午,“金狐”准时现身,出现在三叶草旅馆。
  三叶草旅馆地处瀛州闹市区的一个居民小区里,是一家四层楼的家庭旅馆,临着一条大约十五米宽的马路,不太起眼,旁边的小超市、小饭馆、印务公司等,门头都花花绿绿的。
  三叶草旅馆的正对面,马路的另一边,是一栋稍显破旧的六层居民楼。在这栋居民楼顶楼的一个房间里,刑警已蹲守了两天。他们隐蔽在窗帘后面,时刻观察着旅馆门口进进出出的人。
  “猎狐行动”本来是由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主导的秘密抓捕行动,但因为“金狐”和“冰狼”的交易地点在瀛东区,考虑到熟悉地形的需要,市局就紧急“点抽”了瀛东分局的八名侦查员参战。所谓“点抽”,就是市局不通知分局,而是单独通知民警个人在指定地点集合。在执行特殊任务时,为了保密,往往都采取这种方式。“猎狐行动”属于高度机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瀛东分局的局长和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都不知道自己手下的人被“点抽”了八个。被“点抽”的都是瀛东分局刑警大队的骨干,尤其是副大队长梁昕,身经百战,而且忠诚可靠。所有参战人员都由市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廖敏直接指挥,梁昕和廖敏相识多年,虽私交一般,但工作上的配合一直都很默契。
  廖敏四十八岁,中等身材,有点儿发福,戴一副黑框近视镜,走路总是低着头,慢悠悠的,像是怕踩死蚂蚁。作为一名和毒贩打交道的警察,他的形象具有一些隐蔽性和欺骗性,如果他穿着便装走在大街上,不认识他的人大概会有百分之九十以上认为他是中学老师——而且是化学或数学老师,不是英语、语文老师,更不是音乐、体育老师。不过,一旦办起案子,他就像换了一个人,眼珠子瞪得像鹰隼一样,虽然隔着厚厚的镜片,依旧让人不寒而栗。
  和廖敏相比,梁昕的风格就“清新”多了。三十二岁,一米八的个子,古铜色的皮肤,身材结实匀称,头发是不长也不短的“毛刺”,显得清爽利索。长得算不上帅,但看起来很舒服。不穿警服的场合,他总是穿一条缀有八个口袋的深灰色水洗布休闲裤,又肥又大,显得有些不拘小节。和同事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表情很活泛,眼睛眯着,笑起来阳光灿烂,独处的时候却经常微微皱着眉头。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这不是在“扮酷”。四年前,眼看就要结婚了,他深爱的未婚妻却突然跑路,决绝无情,没有任何解释。当然,当着他的面,大家都尽量避免提起这件伤心事。   参与本次行动的一共是十五个人,除了廖敏和梁昕,市局刑警支队六人,瀛东分局刑警大队七人。本次行动的性质和来龙去脉,只有廖敏和梁昕两个人知道。其他十三名民警一概不知,他们只知道要抓捕两名极度危险的逃犯,逃犯手里可能有枪,参战人员都配备了防弹衣。而且,为防止被外人看出他们的行动与毒品案件有关,这十三名民警里面没有一名是禁毒民警。
(责任编辑:佚名)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