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河流之下(短篇小说)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荐稿者:陈东枪枪 阅读量:


  初夏的黄昏,如血的斜阳打碎在杨柳叶里,溅起几寸老时光。一条老狗耷拉着脑袋,从哑巴身旁悄无声息地漫过,哑巴拾起一块石子,老狗的哀嚎声中伴着哑巴咯咯的笑声。哑巴小心翼翼地脱下破了裤管的直筒裤,平整地放在河岸边,从低洼处下了水。
  河水是会说话的,哑巴听得懂。人们以为哑巴每天都来摸螺蛳是因为喜欢它的味道,只有哑巴自己知道,他喜欢的是河水讲的故事。哑巴从河水里摸上来的每一件东西都浸着岁月的气息,一枚硬币,一只收音机,甚至,一颗还未成年的螺蛳。一片杨柳叶跌落,绕着哑巴的腰转了一圈,随后顺着流水去到下一个国度。
  这回河水讲的故事,是关于一个死人的。
  哑巴摸到的是一撮头发,从水里提上来的时候,女人的尸身也跟着浮出水面。哑巴两眼放光,他将尸体放上岸,碰见路人就比划,路人不明白就拉着他们去看。裤子还平整地放在河岸边,和尸体排成一排,同样的安静。一条老狗冲着死尸狂吠,哑巴这回没有拿石子扔它,吠吧,吠得再响亮一些,哑巴也学着狗吠,任由那半篮筐螺蛳打翻,旋转,沉入河底。
  人群越聚越多,哑巴就蹲在女人尸体边上,目光一遍又一遍地在人群和死尸身上交换。残阳的颜色更深了,深到看不清哑巴的脸,这一次是他一生之中最受关注的一天。 copyright dedecms
  陆林到达现场的时候,已近黑夜,夜风夹着河水的呼吸,向更深更远处吹去。人群向两边散开,陆林招呼着法医陈浅进去。老狗还在吠,哑巴没有再学,警察将哑巴拉开,让他穿上裤子。技术科的人在尸体水域周边进行勘察,判断其为落水还是他杀。陈浅取出一次性手套,他一共戴了三层,护目镜是陆林递给他的。陈浅给了陆林一个眼神,然后蹲下身子开始查看尸体。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祸起刀疤

    晓晓老周怎么也没想到,问题的严重程度竟然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手摸着脸上从左横到右...

  • 中国人口安全调查

    我们有必要了解关于人口问题更多的真相,因为它不仅事关我们的今天,事关我们的明天,...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