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河流之下(短篇小说)(10)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作者:陈东枪枪

  李胡子对于杀害王芙蓉一事矢口否认,坚称自己只是和她吵了一架而已,什么都没有发生,包括肢体接触都没有。陆林和华良趁机前往李胡子住处调查,他吩咐下属,等自己回来后再将李胡子放回,然后派人暗中盯着。
  车沿着浦阳江行驶,副驾驶座的华良将手伸出窗外,感受着丝丝凉风,浦阳江面水波翻涌,一卷续着一卷,未有停歇。
  李胡子的老家在农村,比较偏远,平时租住在镇上一处比较便宜的招待所内。招待所有些简陋,华良脚踏进去的时候能闻到一股浓重的潮湿的味道,这味道让华良不由自主地捂住了口鼻。说实话,尸体的味道可比这难闻多了。陆林在华良耳畔嘀咕一句,他走在华良前头,在招待所前台处止住了脚步。
  说是前台,其实也就是一张小桌子隔了一下罢了,桌子后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妇女趴在上面睡着了,能听到她浑厚的呼噜声。陆林握拳的右手使劲儿在桌台上敲打了几下,中年妇女抬头看时,陆林已经将警官证拿在了手上。
  陆林在问中年妇女李大陆情况的时候,华良正四处走动。
  中年妇女打了个哈欠,说话阴阳怪气,李大陆在她的眼里就是渣子。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