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河流之下(短篇小说)(5)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作者:陈东枪枪

  青黛说,她的家就在浦阳江边,以后葬也要葬在浦阳江边。华良便信了,于是,他们手中的杯起起落落,杯中的酒深深浅浅。青黛是头一个让华良喝得大醉的陪酒小姐,华良现在回想起来,都能闻到青黛身上那抹淡淡的茉莉花香。
  收音机插播了一条新闻,在浦阳江中打捞起一具女尸云云。华良睁开眼,他忽然想起了青黛的那些话,浦阳江里究竟有些什么呢,能让一个陪酒女说得如此情真意切。
  华良出门的时候,头隐隐作痛,昨晚最后是怎么回的家他已然记不得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去浦阳江边,或是因为青黛的话,也或是因为收音机里的那条新闻。华良感觉自己过得浑浑噩噩的,眼皮也没能完全张开。溅起的水花浸湿了他的鞋尖,有那么一瞬,他感到初夏的夜风还是有些凉意的。
  他独自来到收音机所说的河段,两旁的草木在风中摇曳。华良望着河水发呆,这河流底下到底有什么呢?会不会有另一重世界?滚滚的河水,在向夜风诉说着什么,但在华良看来,它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哑巴从水中探出脑袋的时候,着实把华良吓了一跳。哑巴吃力地爬上岸,他和华良对视一眼,然后晃了晃手中刚从水底摸到的一条金手链。哑巴兴奋地跑开去,华良望着他的背影,突然间,脑子一片空白。河流之下,似乎有很多东西,华良这么想着,迎着柔软的晚风,朝公安局走去。
  陆林给华良泡了一杯茶,华良的精神不是很好,看上去很疲惫。他其实知道,昨天是老战友的生日,华良的心情一定很糟糕,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华良向陆林询问了有关这桩案件的详细情况。陆林将贺立群的一些情况也告诉了他,并将询问笔录拿给华良,华良粗略看了一眼,将笔录丢在一旁,说道,我要重新问。
  华良让陆林去跟贺立群约时间,他要亲自再询问一些事情,并且让陆林详查王芙蓉的一切关系,重点放在那个长着胡子的男人身上。贺立群公司的运营情況也要查仔细。华良对贺立群也不无怀疑。他呷了一口茶,头还是有点儿晕乎乎的,青黛的面庞似乎比刚才要模糊了。窗外,又在飘雨了,华良坐在办公椅上,睡着了。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