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河流之下(短篇小说)(7)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作者:陈东枪枪

  贺立群没有把华良和陆林迎进家门,显然是希望二人可以长话短说。华良虽然看出来了,但还是朝屋里探了探身子。
  贺立群在陆林的提醒下,扣上了最后一颗纽扣,他将两人请进屋,让妻子黄瓜泡了两杯茶。该说的自己都说了,真搞不懂警察还要来问什么。
  华良观察着房间里的格局和摆件,贺立群的妻子黄瓜看不出具体年纪,三十来岁,实际应该要更大一些。黄瓜穿着挺时髦,只是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悲伤,许是婆婆的死以及丈夫公司的事情让她难以承受吧,毕竟只是个女人。
  对于王芙蓉生前买了巨额保险一事,陆林是开门见山询问贺立群的。
  贺立群没有落座,轻描淡写地回答,我不知道。
  陆林哪里会信,紧紧盯着贺立群,目光锐利,母亲买巨额保险,受益人是儿子,作为儿子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贺立群很讨厌这个叫陆林的刑警,每次问话都像是在讯问犯人一样,让人感觉浑身不舒服。
  陆林正要说什么,华良一把拦住陆林,只是向贺立群询问了案发的时候他在哪里,在做些什么。
  贺立群称当时自己正在公司车间研究一款新的产品,并且他表示公司的人都可以作证。
  说完朝陆林瞥了一眼,抓起桌上的汽车钥匙,丢下一句“失陪了”便出了门。陆林和华良互换了个眼神,他们决定向黄瓜询问一些关于贺立群的事情,希望能有所突破。
  华良向黄瓜询问了一些关于贺立群公司的事,黄瓜称自己不参与这些,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现在生意不景气。黄瓜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还是流露着悲伤,比之前更重一层。
  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王芙蓉的死与贺立群有关,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贺立群有难以撇开的关系。华良向黄瓜询问知道不知道一个长着胡子的男人和王芙蓉有来往,黄瓜也表示不知,她一个人要么在家,要么去娘家,要么和闺蜜逛街吃饭,很少管家里的事。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