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河流之下(短篇小说)(8)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作者:陈东枪枪

  在黄瓜眼里,王芙蓉是个不错的婆婆。她对自己不会恶语相向,也不会看不顺眼,婆媳关系处得还算融洽。自己的丈夫也很孝顺,对自己和婆婆也都特别好。
  华良和陆林起身告辞,华良看出黄瓜有些犹豫,便问起,黄女士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黄瓜看了华良一眼,目光有些颓然,她告诉两人,其实丈夫近来为了公司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前不久和婆婆大吵了一架,就在王芙蓉死前那一晚。贺立群说要跟王芙蓉同归于尽,不过后来他还是买了王芙蓉最爱吃的冻米糕来赔罪。
  华良表示知道了,此时陆林已经下楼,在黄瓜将要关上门的时候,华良叫住了她,案发时间前后,您在哪儿?
  我那几天都在娘家,不在这里。黄瓜冲华良微微一笑,然后关上了门。
  华良的头又开始有点儿晕乎乎了,酒吧里的酒估计是劣质的,以次充好,否则怎么过了一天一夜了还没恢复元气。青黛的面容在华良的脑海中越来越模糊不清,浦阳江的河面却越发清晰起来,尤其是哑巴冲他的那一个对视。
  下午,起风了,天昏沉沉的,转眼又要开始下雨。斜风吹起河边的杨柳枝,杨柳叶如雪片般飘落,浮在江面上,隨着波动的江水,去往不知何处,听天由命。


  黄瓜和华良面对面坐着,这是邻近公安局的一家茶馆,黄瓜看上去有些憔悴,面无生机。黄瓜来找华良的时候,华良正独自一人坐在茶馆喝茶。这家茶馆华良有时会特意过来,并不是茶馆的茶有多好喝,而是茶馆里时常会听到一些人讲一些事,一些琐事,一些故事。
  黄瓜从挎包内拿出一张汇款单,这是在收拾婆婆遗物的时候从她抽屉里翻出来的,金额不多,不过收款人姓李,他们家亲戚当中并没有姓李的,所以黄瓜觉得这个人有可能就是华良他们要找的长着胡子的人,就特意拿来给华良。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