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黑桃皇后续2.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6年2期 荐稿者:封凯明 张宝中 阅读量:

黑桃皇后

上期内容提要:


  公安部传来绝密电报,一吨来自果敢地区的四号海洛因将混在其他货物里,于十天后在鲲城港通关入境。然而,鲲城警方的现状却不容乐观——队伍一盘散沙,不少人搞小圈子、小团体,不顾大局,党同伐异,个别害群之马甚至和毒贩勾结,充当其保护伞。局长周弘毅刚刚从公安部空降到鲲城半年时间,尚未打开工作局面;他新任命的禁毒支队长廖怀德尽管曾经是中缅边境的缉毒英雄,禁毒经验丰富,却苦于孤掌难鸣。他们的作战部署尚未下达一线,就已被毒贩洞悉。为了扰乱警方的行动,代号“黑桃皇后”的贩毒组织头目甚至将触角伸向了廖怀德的家人……

第九章  逼近真相


  廖怀德深爱着洪丹,当然也关心她的弟弟。对洪飞,廖怀德是又心疼又痛恨。回忆起洪丹第一次去德曲边检站的那个美妙的夜晚,廖怀德的耳边总是清晰地回响着阿卢鸟忧伤的叫声“阿卢,阿卢——”,想起洪丹告诉他的那个传说,他忽然强烈地想念起山东老家的弟弟来了。

copyright 17kqk


  廖怀德想给弟弟打个电话,他掏出手机,正要拨号,手机忽然响了。电话是老父亲打来的,老父亲告诉他一个不幸的消息:他的弟弟被查出患上了急性淋巴白血病,生命垂危。
  老父亲说,明天就陪他的弟弟去北京,可是他的弟弟加上老两口多年攒下的钱,满打满算凑不到四十万元,而现阶段的治疗费用至少要七十万元,起码还有三十万元的缺口。廖怀德不等老父亲说完,急忙说,那三十万元他来想办法,三天以内汇过去。
  挂断父亲的电话,廖怀德在屋里转着圈。他和罗秀华两人工资卡上的钱,加起来恐怕也不到五万元。他能想到的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把现在住的房子卖掉,再换个小的。他鼓足勇气,拨通了罗秀华的手机。
  罗秀华一听是这事,马上就说:“不行,想都不要想。”
  廖怀德结结巴巴地说:“弟弟治病需要钱,我不能不管。”
  罗秀华忽然哭了,说:“廖怀德,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这日子还有法儿过吗?”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廖怀德皱着眉头,不住地叹气。这时,廖怀德的手机响了,竟然是赵志鹏打来的。
  电话一通,赵志鹏就说:“廖站,你太不够意思了,太见外了。咱们这么多年兄弟,有难处了不告诉我。不就是三十万吗,至于卖房子吗?”

忆期刊网向您问好


  “你怎么知道的?”廖怀德有些疑惑。
  “别问这么多了。”赵志鹏爽快地说,“你把银行卡号给我,明天就给你打三十万过去。”
  廖怀德心里十分感动,想说的感谢的话也很多,但又觉得和赵志鹏说那些太客套了,就什么都没说。挂断电话后,他把工资卡的卡号用短信发给了赵志鹏。
  廖怀德给罗秀华打电话的时候,赵志鹏、李晓燕和罗秀华正在云南印象大酒店吃饭。和他们一起吃饭的还有一个人,鲲城威禾集团的董事长何俊威。何俊威今年五十岁,个子不高,眼睛有点儿凹,皮肤有点儿黑,胖胖的,肚子像怀孕四五个月,说话的时候眼睛眨巴得很快,看起来很精明。
  今晚是何俊威做东。何俊威和罗秀华几年前就认识了。作为威禾集团的董事长、鲲城知名的企业家,何俊威的名气还是很大的。他一手创办的威禾集团是做国际贸易起家的,近年来又涉足房地产和服务业等领域。何俊威这次宴请罗秀华,是因为他的公司遇到了麻烦。最近,威禾集团不管进口还是出口的货物,都被海关布控,导致不少货都“甩船”了。海关布控货物由查验处负责,他这次请客是找查验处处长罗秀华说情。
  席间,何俊威说明了情况。罗秀华痛快地答应,她知道这事了,会适当关照的。 本文来自忆期刊
  作为查验处的处长,罗秀华负责将海关布控的货物进行查验,对没有问题的货物查验后予以放行。查验处的关员有权力查验任何一票他认为可疑的货物。罗秀华这个查验处的处长,权力自然很大。不过,她当了三年处长,却一直没有体会过权力给她带来的好处。直到今年八月的一天,龙翔外贸公司总经理洪贺阳求到了她。洪贺阳很坦率地告诉罗秀华,他公司从缅甸进口了一批柚木,其中夹带了小叶紫檀,请她给予方便。他还带了一个礼盒,并当场打开,说了句“四十小捆,不成敬意”。罗秀华因父亲去世后家里经济拮据,就动心了,为龙翔外贸公司开了绿灯。
  大约十天前,洪贺阳再次找到罗秀华。和上次一样,还是柚木里夹带了小叶紫檀,请她放行。这次,洪贺阳也带了一个礼盒,比上次的更大,他当场打开,说了句“六十小捆,不成敬意”。罗秀华接过礼盒后,犹豫了片刻又还给了洪贺阳。六十万,她不敢收。当然她也觉得上次收了四十万元,已经不少了。这次,罗秀华又为龙翔外贸公司开了绿灯。


  八月下旬的一天,洪贺阳为了表示感谢,请罗秀华吃了一次饭。正好廖小天那几天因夜里吹空调有些感冒,胃口不好,不愿吃姥姥做的饭,罗秀华就带上了他。就这样,洪贺阳和廖小天也认识了,两人聊得很热乎,还交换了手机号码。廖小天去省城念大学后,洪贺阳送给他一辆奔驰车。廖小天害怕父母知道,决定撒谎,没人问就算了,有人问就说是赵志鹏送的。 内容来自忆期刊www.17kqk.com
  廖小天认识了化名洪贺阳的洪飞后不久,在省城的一个酒吧里第一次吸毒。也是在这个酒吧里,他认识了二皮。直到被大学路派出所抓住,他已经是第五次吸毒了。好在他吸毒的情况都在大学路派出所副所长史辉的掌控之下,不至于陷得太深。
  二皮被抓后,廖小天失去了毒品的来源。这时候,他在酒吧里又见到了洪贺阳,洪贺阳很慷慨地为他提供海洛因。
  10月25日午夜十二点,郝翰接到了史辉的电话,他焦急地说:“师哥,廖小天出事了!”
  郝翰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急忙问:“这小子怎么了?”
  史辉说:“他吸毒成瘾了。”
  史辉说了事情的大致经过。今天晚上,大学路派出所清查辖区的娱乐场所,在一家KTV里再次抓到了廖小天。将他带回所里不到三个小时,他就开始流眼泪、流鼻涕,这是吸毒成瘾的症状。史辉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廖小天死不悔改,从上次抓了他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星期,居然吸毒成瘾了。更让史辉没想到的是,在廖小天随身携带的挎包里,居然找到了海洛因和注射用的针头。史辉在震惊之余有些自责。   郝翰一听这事,头一下子大了。他很后悔没把廖小天吸毒的事情早点儿告诉廖怀德。事到如今,郝翰觉得不能再隐瞒了,于是马上去告诉廖怀德。郝翰没敢说廖小天吸毒成瘾,只是说他因为吸毒被省城警方抓了。 (责任编辑:佚名)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中国人口安全调查

    我们有必要了解关于人口问题更多的真相,因为它不仅事关我们的今天,事关我们的明天,...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

  • 古怪邻居

    表嫂蒋怡刚刚怀了二胎,表哥要到国外谈一笔生意,不太放心,赶上我休假,就拜托我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