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孩子与逃犯

来源:啄木鸟 2015年1期 作者:牛红丽
  男孩儿穿上雨靴,隔着门缝最后看了一眼床上的父亲。父亲睡着了,还在皱着眉,看来真气着了。
  男孩儿暗下决心,我要证明给你看。他擦了擦眼泪,关上门,撑开迷彩雨伞。
  雨下得可真大,雨点子落在地上绽放出一朵朵巨大的水花。啪,啪啪,水花相继绽放,又倏然消失。男孩儿已经不哭了。他闻到水花湿漉漉的香味,呱嗒呱嗒,专往水坑里跳。
  出了城,雨就小了,周围雾气蒸腾,什么都看不清。男孩儿揉了揉眼睛,脑海里冒出一个句子:雾是一双巨人的大手,遮盖了城里城外。他在心里一阵雀跃:瞧瞧,谁说我学不好语文呢?这样的句子可不是谁都能想出来的。他又想起昨天的作业,填空题,(  )的野兽。他填的是可爱的野兽,老师狠狠地给了个大叉,作业本都划破了。男孩儿很丧气。回到家,爸爸也说是错的。他不服,巴巴地辩解。
  谁说野兽就不能可爱?
  爸爸说,你填凶猛的野兽、残忍的野兽都行,不能用可爱。
  狮子不可爱吗?看《狮子王》妈妈都掉泪了。
  那是童话。
  童话里的狮子也是野兽呀,还有蛇,跟主人一起睡觉,还有大象,大象救小孩儿。
  那是个例,懂吗?你要学会用大多数人的眼光来看世界,如果“可爱的野兽”大多数人接受不了,那就是错的。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照我说的改。爸爸武断地结束谈话,趿拉着拖鞋走进卧室。
  男孩儿委屈地咕哝道,妈妈要是在,准会挺我。没想到,这句话彻底惹火了爸爸。妈妈生气去姥姥家,已经一个星期了。
  爸爸从阳台上取出衣架,威胁道,哪儿那么多废话,改不改?
  男孩儿不出声。
  爸爸骑虎难下,只好抽打男孩儿的屁股,叫你犟,叫你犟!改不改?
  男孩儿忍住,就是不哭。
  爸爸真火了,吼道,改不改?去!拿笔改作业!
  男孩儿流下眼泪,站在原地,胳膊下垂。
  爸爸把笔硬塞进他手里,男孩儿手指蜷曲,笔掉了。
  爸爸扔了衣架,毫无办法,最后憋出两个字,滚!滚!冲他挥挥手,掩上了卧室的门。
  男孩儿站在客厅里,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男孩儿生出滚的念头,源于那道窗口的闪电。闪电太像大象的牙齿了。他又想起作业本上的大叉,萌发了要证明自己的决心,只要证明可爱的野兽成立,老师的大叉就是错的,爸爸就能原谅我了。野兽,山里才有野兽。男孩儿的居住地离最近的蟠龙山大约有五十公里,得坐汽车,得有钱,还得有相机,把跟野兽一起玩的照片拍下来,带回家让爸爸看,他才会信。男孩儿悄悄洗了脸,打开抽屉,拿走一百块钱。他从没拿过这么多钱,胸口有只青蛙在扑通扑通跳。他又拿了爸爸的手机,拍照用。
  下车以后,走了两个多小时,进了山,男孩儿才意识到事情的复杂。撑伞的胳膊又酸又疼,两条腿拖在地上,像是地上有粘胶。爬到半山腰,还没见到一只野兽的影子,连只野鸡都没有。
  男孩儿坐在亭子里四下看,山脊在雾气里呈现出毛茸茸的弧度,覆盖着湿漉漉的青草,像巨兽的脊背,稳稳托着他和亭子。
  直到晚上七点,他才觉到害怕。天已黑了,回城的车早没了,虽然吃的还有,但没拍到一张与野兽的合影,怎么向爸爸证明呢?
  他犹豫着折回身,往山下走,越走越快。
  他跑起来了。
  山上的泥沙、石子磨破了雨靴,磨破了他的脚趾,鲜血直流。他没有深想跑着干什么,回家吗?
  在第七次跌倒的时候,他仰头发现了那个小木屋,隐藏在老白果树后。树皮做的小木屋,墙壁是树皮,屋顶也码着树皮,那些鳞状的纹路,像一张沧桑的脸。门前凌乱地堆着柴垛,不仔细看,很容易把木屋当成白果树的一部分。男孩踩上石阶,雨伞流下的水珠凉凉地滑过脚面,顺石阶淌下去,淡红色,他这才发现雨靴破了,脚趾很疼。
  木屋正中央蹲着巨石,上面放着一只石碗。里边有张吊床,床头是树枝绑的木架,摆放着动物的头骨,还有一副假牙,或者,是真牙?狐狸的?野獾的?还是木屋主人的?男孩儿努力回忆《动物世界》,没能找出答案。吊床另一头是树根做的流星锤,沉甸甸的,男孩儿抓起来,差点儿把自己带倒。
  木屋里没人,肯定住过人。男孩儿坐在巨石上,掏出饮料和饼干,专注地吃喝,很快忘了周围环境。吃喝完毕,男孩儿的眼皮开始打架,索性脱去雨靴,躺到吊床上,晃晃悠悠。真舒服啊。在“云彩”上睡着以前,男孩儿似乎还想了想,爸爸会不会着急,吃晚饭的时候,金毛见不到自己会不会挑食?像所有十岁的孩子一样,他没来得及想清楚,就流星一样坠入了梦乡。
  逃犯很晚才赶着三只羊回山,大胡子火红火红。火红的胡子中央,下唇肥厚地耷拉着,要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掉下来似的。脸上的肉堆着,中间挤出个肉疙瘩,戳着俩鼻孔出气儿。两颗龅牙不招人待见地生生被踢出局外。
  逃犯今天收获不小,用羊毛换了二十只鸡蛋,还有一箱啤酒。他唱着“洪湖水,浪打浪”,不紧不慢回到住处。看到木屋门口的迷彩雨伞,他吓了一跳,没有马上进屋,先借助灌木掩护,绕木屋转了一圈。他悄悄拉着三只羊,推了母羊一把。母羊咩地叫一声,秀气地甩着小尾巴走进木屋。他又捶公羊一把,公羊一溜小跑进了柴门。末了,狠拍小羊的屁股,小羊奶声奶气叫了声妈,蹦蹦跳跳钻进屋里。他这才松口气,伸个大懒腰,踏上石阶。
  石桌上摆满了垃圾,娃哈哈、可乐、八宝粥的瓶子、饼干袋子、香蕉皮,堆得小山一样。逃犯骂骂咧咧,转眼看见吊床上的男孩儿。男孩儿两条细腿搭在吊床边,正在咯吱咯吱磨牙。好家伙!抢老子地盘。逃犯正准备把男孩儿揪起来,赫然发现,对面的树皮墙上扣着一只易拉罐的拉环,银灰色的圆,像一只瞪大的眼睛,对他怒目而视。他哈哈笑出声,红胡子抖动起来,伸手把“眼睛”扭下。随着动作,他的左胳膊肌肉鼓胀,凸起大片黑色的胎记,如同毛乎乎的“黑袖子”。   嚓!咔!嘟嘟!木屋外传来响亮的砍伐声,男孩儿闻到新鲜木料的气息。他睁开眼,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在哪儿。小肚子胀得疼,他掀开毛毯,吸着肚子跳下床,看见红胡子“野兽”,正在屋外砍白果树。嗒!嘟!哒哒!每当斧头抡起,红胡子左胳膊上的黑色胎记就鼓胀一回,屁股上两枚钥匙跟着摇晃。可他砍了半天,树皮上仅留下几道白印。那老树得多结实啊。男孩儿接连打了两个尿战,站到外边,把憋了一夜的东西放出来。
(责任编辑:佚名)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