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金镖小太保之死(纪实文学)(13)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7年10期 荐稿者:易明佳 金枚 迟婴 阅读量:

  于是,刑警马上把那两个跑堂扯到一边,挨着桌子坐下,一边询问,一边做笔录。两个跑堂你一言我一语说了以下情况——
  昨天傍晚六点半左右,先是那个穿黑色香云纱褂子的少年进了饭馆。跑堂看他一副少爷做派,应该是经常下馆子的,赶忙热情招呼。少年问跑堂,是否有人来订过座?“莫忧馆”的生意一向不错,每天都有不少订座的,跑堂不清楚这位少爷指的是哪桌,正要询问,外边进来两个男子。一个三十多岁,穿褐色薄绸衣裤,前額微秃,因为剪了个平顶头,那秃顶就更加醒目;另一个稍微年轻些,跑堂估摸有二十七八,穿蓝色西装短裤和墨绿色圆领汗衫,戴一顶七八成新的亚麻宽檐凉帽,手里拿着一把黑色折扇(刑警的笔录中分别把这二位称为“秃子”和“折扇”)。
  说到这里,老唐随口问二人身高,跑堂想了想,说“秃子”大约一米七,“折扇”稍矮,是个一米六五左右的车轴汉子。可惜的是,由于这天是立秋日,“莫忧馆”的生意比往日还火爆,跑堂个个忙得不可开交。负责二楼的这两个跑堂楼上楼下端菜结账,不知跑了多少趟,根本没工夫留意在二楼角落那副座头上的三个客人吃饭时嘀咕了些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三位的确交谈得比较热烈。那个少年岁数不大,却很能喝酒。那天三个人要了一瓶一斤装的白酒,喝光了,少年又向跑堂要了一瓶四两装的(十六两老秤,合新秤二两半)。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中国人口安全调查

    我们有必要了解关于人口问题更多的真相,因为它不仅事关我们的今天,事关我们的明天,...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

  • 古怪邻居

    表嫂蒋怡刚刚怀了二胎,表哥要到国外谈一笔生意,不太放心,赶上我休假,就拜托我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