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警官王快乐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5年4期 荐稿者:李迪 阅读量:
  编者按:
  上世纪八十年代,李迪先生深入公安一线体验生活,创作出中篇小说《傍晚敲门的女人》(见《啄木鸟》1984年第4期),开创了我国推理小说走向世界之先河;近年来,他厚积薄发创作的长篇纪实文学《丹东看守所的故事》(见《啄木鸟》2011年第12期)、长篇小说《我的眼泪为谁飞》(见《啄木鸟》2013年第5、6期)更是广受各界好评。新年伊始,本刊隆重推出他酝酿三年之久的最新佳作《警官王快乐》,并配以著名画家刘学伦的妙笔插图,捧送给大家!
  四十一、三毛黄黄
  黄黄二十五六了,因为母亲怀他时吃错药,出生时脑袋光秃秃的只有三根头发,且相貌出奇丑。他也知道自己丑,从不避讳人家说他丑,既不自卑也不自闭。可怜的是,父母先后离他而去,他形只影单成了社会闲人,整天无所事事,混吃混喝。拣了一辆烂自行车,骑在上面不扶龙头,拐弯的时候屁股一扭就拐过去,惊出路人一身汗。
  黄黄成了真人版“三毛流浪记”,也成了王快乐的心病。这样混下去,到哪儿算一站?万一流入坏人堆里,一辈子就完了。他尝试为黄黄找个工作。黄黄说,谁会要我呢?王快乐不死心,处处碰壁处处碰。一位人力资源部的主任看了黄黄的照片,嚎的一声昏过去,人中被王快乐掐肿了也不睁眼。我没死,他叫道,就是不敢睁眼看。 本文来自忆期刊
  一天,王快乐去车站帮空巢老人孙大爷买火车票,正在排队,忽然脚下滑来一个自制的小木板车,车上跪着一个失去双腿的少年。叔叔,我不是跟您要钱的,我给您擦擦鞋好吗?只收一块钱!少年稚嫩的声音让王快乐差点儿掉了泪。他不敢再看那双纯真的眼睛,连声说,好,好,谢谢你!少年的小黑手很快让满是泥灰的皮鞋照出鸭梨脸,王快乐急忙掏出一张十块的,孩子,不用找了!可是,少年坚持只收一块钱!当他用双手撑着木板车滑入纷乱的人腿中,王快乐捏着找回的钱再也管不住泪。回到社区,他把这件事讲给黄黄听。当天,黄黄的擦鞋店就开了张。第一位客人或是陪练者,当然是王快乐。皮鞋擦得都能当镜子了。
  因为怕吓着路人,黄黄只能把店开在家门口。社区里的老人都是看着他长大的,看惯了,顺眼了,都心疼他,纷纷前来擦鞋。来的人多了,黄黄就准备了小桌和小凳,还倒上茶请大家边喝边等。来的大都是闲人,老头儿老太太,等着也是等着,干脆掏出牌来打。一来二去,三张小桌成了牌桌,天天满座。打牌的老人带点儿小彩头儿,一块两块,图的是个乐儿。散的时候说,给黄黄留个茶钱吧,就留个五块八块的。就这样,连擦鞋带茶钱,在大家的关照下,黄黄能自食其力了。王快乐的鸭梨脸笑成开花儿大馒头。

本文来自忆期刊


  这天,王快乐送孙大爷回乡下,连来带去四五天。当他回来时,先去看黄黄,走了几天很挂念。远远的,看见黄黄坐在家门口哭,王快乐大吃一惊,忙跑过去问怎么了?黄黄只是哭。邻居董老头儿叹口气,唉,谁这么缺德啊,给举报了!说他无照经营擦鞋店,还开赌场。昨天,来了一帮人,又是警察又是工商,抄走了桌子凳子,还把桌上的钱全抄走了,说是赌资。一共还不到五十块!黄黄跟他们讲理,差点儿挨了打,吓得再也没人敢来了!
  王快乐一把拉起黄黄,黄黄,咱不哭!走,我带你去找他们!
  四十二、黄黄上岗
  尽管王快乐出面解释清了赌场的误会,也为擦鞋摊儿办了执照,可毕竟伤了元气。黄黄的生意日渐惨淡,难以维计。王快乐再添心病。他想为黄黄找个稳定的工作,跑得鞋子撒气漏风也没结果。
  老天可怜鸭梨脸,机会终于来了。社区的老楼修了围墙,建起传达室,需要门卫值班。收入不高但稳定。王快乐提议黄黄算一个,业主代表一致同意。大家看着他长大的,都很同情。王快乐把好消息告诉黄黄。黄黄乐坏了,太好了!社区的人我都认识,谁也别想混进来!
  就这样,黄黄上岗了。王快乐发现他特别珍惜这份工作,每次查岗,都看见他在大门口站得笔直。业主们说,外边来个亲戚,他小老鼠眼儿一瞪,能把人家问脱了皮!有他把门儿,我们一觉睡到自然醒!听到大家表扬,黄黄大嘴一咧,嘴唇显得更厚了。 忆期刊网向您问好
  一天,王快乐查岗,发现黄黄被打了。谁打的?黄黄不说。董老头儿过来说,二呆打的!二呆是智障孩子,没事儿就打“110”,一通就说我家猪飞了。新上岗的接线员特认真,什么,猪肥了?二呆看见黄黄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笑起来,光光头,你站着睡觉啊?黄黄说,我站岗呢!二呆叫起来,骗人,你又不是保安!说完捡起一块儿石头扔过去,正打在黄黄嘴上。董老头儿说,幸亏他嘴上肉厚,要不非打掉门牙!这孩子真可人疼,抹抹血,窝儿都没动,还是我把二呆拽走了。王快乐很难过,黄黄,委屈你了。黄黄说,我要是像人家保安一样,穿上保安服他就不敢了。王警官,发给我一套吧!
  黄黄有了追求,王快乐一下哑巴了。还没送他去保安公司培训,就穿上保安服,这可不严谨啊……管他!情况特殊,先穿上再说!
  第二天,王快乐买了一套保安服给黄黄,黄黄高兴得睡觉都舍得不脱。二呆远远看见,扭头就跑。董老头儿叫起来,你跑什么?二呆说,猪上树了!
  二呆刚吓跑,所长就来了电话,王警官,你过来!王快乐来到派出所,所长劈头盖脸,你怎么让一个瘌痢头穿上保安服了?局长这两天要来检查,让他看见像什么?你别跟我解释,不能用!赶紧撤下来!再让我看见试试!王快乐只点头不出声。
  过后,所长当真去看了几次,见站岗的头发很茂盛,这才放心了。想不到,当天深夜局长突击检查,来到社区门口,被站岗的保安吓了一跳!王快乐急忙解释聘用黄黄的原因,说为了照顾影响,专门安排他值夜班,天一亮就下岗。局长笑着对黄黄说,你把我都吓着了,坏人就更怕你。小伙子,好好干!

17kqk.com.com


  所长掐了王快乐一把,好啊,算你狠!
  四十三、赶集
  社区附近的农贸市场又逢大集了,远远近近的人们蜂拥而至,卖的买的比肩接踵,叫的喊的不绝于耳。
  张老汉远道而来,勾着腰,正在摊位中蹒跚,忽然天上掉馅儿饼,一只母鸡蹿到他脚下。他顺手抱起来,鸡就躲在他怀里哆嗦。谁的鸡?谁的?张老汉叫了几嗓子,没人答理。有人说你拿回家下蛋吧,有人说你卖了吧,瞎叫什么?张老汉想了想,就摆在地上卖起来。还没出手,社区的刘老汉就冲过来,说这鸡是我的。张老汉问你凭什么?刘老汉说它是黄色的!张老汉说眼不瞎谁都说是黄色的!两个老汉争起来,差点儿要动手。有人喊来王快乐。王快乐问刘老汉,除了是黄色的,你还有什么证据?刘老汉说我刚买的,走,咱们去问问卖鸡的!   于是,三个人一只鸡,就往人群里钻。钻来钻去,找不到卖鸡的。刘老汉急出一头汗。旁边有个人说,卖鸡的卖完早走啦!王快乐指着刘老汉问这人,你看见是他买了这只鸡吗?这人把眼睛贴在刘老汉的脸上看,看了半天,摇摇头,又转过脸去看张老汉,说好像是他买的!刘老汉火了,我捶死你个瞎驴!明明是我花五十块钱买的!王快乐急忙拦住,转而问张老汉,你是多少钱买的?张老汉也顺口说五十块! (责任编辑:佚名)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

  • 古怪邻居

    表嫂蒋怡刚刚怀了二胎,表哥要到国外谈一笔生意,不太放心,赶上我休假,就拜托我去他...

  • 破晓之战(长篇小说连载二)

    上期内容提要: 公安局长李斌良上任伊始,面临的局面就仿佛煤城上空盘桓的雾霾。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