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警官王快乐(系列小说连载)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5年3期 荐稿者:李迪 阅读量:
  
  编者按:
  上世纪八十年代,李迪先生深入公安一线体验生活,创作出中篇小说《傍晚敲门的女人》(见《啄木鸟》1984年第4期),开创了我国推理小说走向世界之先河;近年来,他厚积薄发创作的长篇纪实文学《丹东看守所的故事》(见《啄木鸟》2011年第12期)、长篇小说《我的眼泪为谁飞》(见《啄木鸟》2013年第5、6期)更是广受各界好评。新年伊始,本刊隆重推出他酝酿三年之久的最新佳作《警官王快乐》,并配以著名画家刘学伦的妙笔插图,捧送给大家!
  二十一、大仙来兮
  这天,社区的吴妈在街上捡了一个迷路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拎着行李,在长途汽车站走来走去,不知道该上哪趟车。问她去哪儿?—张嘴,滴了嘎滴了嘎,完全是机器人,还带金属音儿。吴妈看见觉得可怜,就捡回来送到警务室。
  王快乐一看,这哪是机器人啊,一标准中国南方老太太!可就是,不识字,不懂话,让人脑壳昏。怎么办?不能不管啊!
  这时,长途汽车站喇叭响起来,嘀嘀嘀!王快乐心里一亮,这是东站,此地还有个西站,也许老太太要去的是西站。于是,他兴冲冲带老人来到西站,逢人就让听老太太说话。忽然,有个老倌儿叫起来,说她讲的是台州话,有两个字他听出来了:塘头。再听听吧,又哇哇呜了。好吧,总算听出两个字!王快乐跑去问车站调度,塘头在哪里?胖调度眼一眯,哦,烫头在理发馆。得,王快乐也快成老太太了,忙改普通话,塘头在哪里?调度说,哦,塘头有很多哦,宁海就三个哦!王快乐一听,晕菜!又问,台州有塘头吗?调度说,台州没有塘头哦!你要去哪个塘头哦?王快乐说,我哪个塘头也不去哦!

copyright 17kqk


  保安说,台州有很多人在这里开洗车店,去那些地方打听打听?
  于是,王快乐又带着老太太转战洗车店,找到了台州人,说她讲的不是台州话。还说,王警官你累不累啊,送救助站得了!王快乐说,她不需要救助,需要回家。
  可是,走得皮塌嘴歪,问得稀里糊涂,只能带老太太先回派出所。所里同事都被王快乐叫来练耳,没人及格。怎么办?王快乐忽然想到附近有工地,马上跑去叫来一群民工,宁波的,扬州的,安徽的,请他们挨个儿听。还是,大眼瞪小眼。
  天黑了,老太太两眼打架了。王快乐走投无路,只好送她去送救助站,跟值班的说,拜托,我明天再来!
  晚上,王快乐在床上翻烙饼。心想,这要是我妈找不着呢?非急死我!再这样南征北战把老人累垮了怎么办?这时,手机闹铃咋呼起来。得,一夜没合眼!
  但是,王快乐突然开了窍!
  他风风火火把老太太接回所里,从江南各地“110”找突破口,一个一个打电话,让老太太跟对方讲话——
  滴了嘎滴了嘎,滴了嘎滴了嘎。
  打了一个又一个,谁也听不懂。再打!还打!
  终于,温州“110”听懂了,说老太太不是乐清人就是瑞安人!
  王快乐马上打到乐清。不对,又转瑞安。
  瑞安说,她是瑞安人!跟着,对老太太发出金属音儿。 内容来自忆期刊www.17kqk.com
  老太太猛地听见金属音儿,浑身哆嗦,大声说,我叫——
  遭殃倒霉!
  王快乐也叫起来,还有叫这个的?
  瑞安那边笑了,她叫周英弟妹。
  老太太居然起了个日本名儿,不怪王快乐脑残。
  好啦,名字有啦,各种信息跳出来。原来,老太太家住瑞安仙降镇。听听这地名,她就是一大仙!仗着身体好,常飘出来玩。这回跟姐妹们去念经,走远了,回来迷了路。儿女们正急得火上房,她又从天而降!
  二十二、过招疤六
  疤六是当地的一个混混儿,常带人来跟社区做生意的人收取保护费,有黑社会性质。王快乐跟小老板们说,你们不要信邪,我给你们撑腰,他来了就及时告诉我!开超市的朱老板说,有王警官撑腰,我就不给他!朱老板说到做到。可别的老板当面说不给,背后还悄悄送去。王快乐不快乐,说就是你们这些人给他喂大的,我非要抓个现行,治了他!
  这天晚上,社区附近突然来了三四辆出租车,停到朱老板的超市门口,每辆车上都下来两三个人,有平头的,有光头的。为首的脸上有疤,正是疤六!来者不善。王快乐飞跑过去,往超市门口一站,横在众人面前,你们要干什么?疤六上来说,你少管闲事,警察怎么着?这是我跟超市的事!王快乐说,有什么事到派出所去说!你今天非要进去,就从我身上踏过去! 忆期刊网向您问好
  这时,有个光头跟疤六说,算了,六爷,咱们撤吧,别跟警察斗了。疤六说,怎么啦?光头说,跟警察斗就是跟天斗!疤六说,谁跟警察斗啦,警察也要讲理!说完冲王快乐一仰脸,对不?王快乐说,对,你有什么理要讲?疤六说,我丢钱了!王快乐问,丢钱跟超市有什么关系?疤六说,我的钱是在超市保管柜丢的,不信你去看!
  王快乐跟着他来到顾客物品保管柜前。疤六说,我的提包就存放在5号保管柜,里头有七千多块钱。我买完东西出来取包儿,一看,柜门儿被撬开了,包儿还在,钱没啦,所以我要跟朱老板讨个说法!
  因为超市不大,朱老板没有投资电子锁,而是装了最简单的别舌小锁。顾客存了物品,小锁一拧,别舌就横过来挡住门儿。顾客把钥匙带走,买完东西后再自行开取。王快乐蹲下来一看,柜门儿上的锁确实被撬开了。他把朱老板叫来问,疤六来买过东西存过提包吗?朱老板说,疤六刚才是来买过东西,也存了提包,后来他就说柜门儿被撬了,钱丢了,让我赔。我说你丢了钱可以去报案,凭什么叫我赔啊?再说谁知道你丢没丢?他说你等着,就带人来了。
  疤六在这一带混得“老乱”,谁敢偷他的东西?分明是来报复的!王快乐这样想着,又蹲下来仔细察看门锁。这一看,他笑了,说,疤六,你自己来看看!如果是外人硬撬的,别舌应该是向里弯。现在,别舌怎么会向外弯呢?方向反了!疤六嘟囔着,这是怎么回事?王快乐说,难道你还不清楚吗?这是你自己用钥匙打开柜门儿后,顺手把别舌弯过来的。你干这个是头一回吧,弯错方向啦。说着,他突然提高了声音,你伪造现场敲诈,是不是?!   疤六一看事情败露,刚要翻脸,门外警笛大作。接到协警小吴报警,特警们分分钟赶到,一网打尽!
内容来自忆期刊www.17kqk.com

  事后,小吴直伸大拇指。王快乐笑笑,好汉不提当时勇,不过事后我也吓出一身汗,这帮家伙真动起手,我就进残联了! (责任编辑:佚名)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

  • 古怪邻居

    表嫂蒋怡刚刚怀了二胎,表哥要到国外谈一笔生意,不太放心,赶上我休假,就拜托我去他...

  • 破晓之战(长篇小说连载二)

    上期内容提要: 公安局长李斌良上任伊始,面临的局面就仿佛煤城上空盘桓的雾霾。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