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锦鲤的秘密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6年1期 荐稿者:毛蕊 阅读量:

锦鲤的秘密


  我和陈警官认识在他穿着骑行服的时候,邂逅在他穿着警服排在我前面打饭的时候。当隔着他肩膀,瞄着要哪样菜,吃米饭还是馒头时,他扭头忽然说,你来啦?我瞬间愣在那儿,但还是从他右眉骨下的那道伤疤想起了这位四十多岁,中等个,棱角分明的警察。他在QQ上的名字叫田七,是个业余时间爱好骑行、爬山,念警校时有过独自进藏经历的警察。为了一篇民警冬季刻苦锻炼强健体能的稿子,我曾经拍过他的风采,并且留了电话,加了好友,不过我和他从没闲聊过,我们或许都忙,也都习惯隐身。
  实际上,我在海浦市公安局附楼六层有一间办公室,有局里的门卡和饭卡。那个房间不算小,办公桌、沙发、文件柜都齐全,冬暖夏凉,要是不出去采访,猫在里面上网看书喝茶真是天底下最舒服的事。但作为法制报的驻市记者,公检法等部门庞杂,新闻多得很,总不可能每天待在舒适的办公室里享清福,所以这个地方我并不天天来,来也是因为必须得来才来,比如今天就是政治处的李主任昨晚上打电话让我来一趟,说有事。
  我猜想不外乎是海浦市局新近又破了大案或者工作上出了新成绩值得报道一下,然而不是,是关于一个命案的调查,这个命案发生在前天,也就是周六的晚上。李主任说,午饭后刑侦支队的人会找你了解点儿情况。找我了解情况?从何说起?他说你别紧张,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但你真不用紧张,又没做坏事,怕什么。李主任当过派出所副所长、教导员,他看人的时候表情总是和气友好,但眼光却异常犀利。其实许多警官都有这种职业习惯,正说笑着呢忽然就森严起来,前后几秒钟就判若两人。 copyright 17kqk
  买了饭,我上楼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腾讯大燕网跳出一则新闻,说海浦市假日小区前日发生一起命案,一位女性居民死在楼下庭院中,警方希望寻求目击证人和破案线索。我想李主任所说的案件应该就是这个了,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这案子真跟你有点儿关系。说这句话的就是田七,直到这会儿我才知道他的本名叫陈维,几个月前从派出所岗位调到刑侦支队任职。办公室里弥漫着酸辣土豆丝的味道,我还没吃完饭,他和网监处的警察就进来了。
  陈维端详了一会儿墙上的书法作品,看了看文件柜里面的书,然后坐在沙发上忽然问,梁锦,也就是网名锦鲤的你认识吧?多年的记者生涯,使我早就不会为什么事情大惊小怪了,因而不惊不喜地回答,认识啊,算是不错的朋友。然后猛地醒悟,非常非常心惊肉跳地问一句,是她出事了?陈维淡定但神情严肃地说,是,小麦记者,你别紧张别害怕,听我说,能回答的就如实回答,配合我们调查案子。我说没问题。陈维说,我们查看街道监控录像时,发现上月三八节那天上午十一点多,你们俩在她家小区街道入口前二十米你的车里待过一会儿,应该是互相交换了东西,然后你开车离开,对吧?我马上回答,是的,那天我送给她泰国草药膏当礼物,她带了两包紫薯干给我,因为春节的时候,她请我吃了一餐饭,聊聊天,朋友间的礼尚往来。陈维问,你们认识多久了,怎么认识的?你对她了解多少?我说认识足有五六年了吧,她的车在阳光花卉那儿被碰瓷,我刚好赶上在现场,一来二去就熟悉了。她离婚多年,有个女儿,她特别坚定地不想再婚,所以一直没找结婚对象。她和我说早年做烟酒生意,现在主要是炒股。她女儿在北京,是常年泡各种剧组或时尚晚会的化妆师,春节带回一个男朋友她不太满意。她在海浦没有亲人,有几个生意伙伴,她是这样告诉我的。我们见面不多。 本文来自忆期刊
  我犹豫着要不要把我对锦鲤的全部了解都竹筒倒豆子说出来,就在我十分犹豫的瞬间,陈维接到电话,对方说着话,陈维已经站了起来,接着告辞。离开时让我再好好想想我和锦鲤都聊过什么对破案有价值的话题,随时可以告诉他。临走他说,你最近不要离开海浦可以吧?我说,十天后我得去趟韩国,早就定了的。陈维说,那好吧,找你的这件事最好先不要和别人说,免得传来传去有影响。


  我关上门,坐在电脑前开始发愣,脑子里闪过锦鲤的样子,尤其是她笑的时候,一双杏核眼在浓密的睫毛下特别晶莹透亮。除了长相气质有差别,锦鲤的个性在许多地方和我相似,比如都不热衷打扮,冬天牛仔裤羽绒服平底鞋大背包,夏天薄款牛仔裤纯棉裙子T恤衫大背包平底凉鞋,总之,就是说话行事形象都顺其自然不拧巴。
  事实上,锦鲤和我说过很多很多她的事,就连我俩相识都建立在她的秘密之上。多年前的一个深秋下午,我准备去附近的花卉市场买几条金鱼,然后乘公交回家。每年都是这样,当喧闹热烈的盛夏和早秋走过,家里养上几尾自由自在洒脱又孤傲的金鱼,有种苦尽甘来的特别意境。从公安局后门出来,正待我等绿灯想过到对面时,这条街路前方传来一阵尖利的刹车声,树下修自行车的大爷张望一下说,准又碰瓷啦。在这个城市时常发生的碰瓷是个特别有情节有表现力的法治事件,我一直都有写篇调查报道的想法。于是我就小跑过去。看到脸色煞白,脑门儿有淤血的女司机,正惊魂未定地直愣愣看着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我站在她旁边问,看看伤着没,报警吧?她看了我一眼没答话,对地上的那人说,你要真不想活了就跳海去,别害我行吗?你不觉得亏良心呀,一次次的?那个虚胖的男人坐起来待了一会儿,继而站起来垂着手一声不吭。女人就返身到车上拿出钱包,取出几张百元钞递给他说,再无理取闹我真不客气了。这个过程也就五六分钟,等仁和里派出所的民警赶来,那个男人已经拿着钱开溜了。女人对警察说,熟人,没事。如果再看到他玩儿这套就抓,他故意的。警察严肃地看着女人说,你去处理一下伤口吧。

17kqk.com.com


  按理说这时候的我们就该随着人群四散开去了,可我,记者这个职业有时候想想真是不矜持,我对女人说,搭我一段路到街口吧,你的伤不轻,万一头晕我好帮到你。她脸上有了血色,感激地笑了笑让我上车。前方不远是一家药店,我下去给她买了一盒创可贴和酒精棉球,这时候我就不失时机地递给她一张名片说,我是法制记者小麦子,觉得刚才那一幕内含玄机,可以告诉我怎么回事吗?你要不愿意我就不写稿,只是想听听怎么回事,咱俩交个朋友好不好?读大学时,老师教导我们,成就一个优秀记者的基本素养之一是在小桥流水处突然剑走偏锋,一味的趋炎附势就得不到该得到的。于是,敢想敢问敢说的个性就慢慢渗透到我骨子里。比如后来我原本正说笑着呢,就突然问梁锦,你从来没考虑过那个董天际、尔东方是玩弄女人的高手?包括你?梁锦并没有因为我如此直白拂袖而去,而是娓娓道出更多细节,让我帮她分析和出主意。需要自辩的是,我的包打听与八婆的饶舌和嘴欠完全不是一回事,虽然男友乐凯说过就是一回事,那我也坚决不认账。   因为顺路,这个叫梁锦的女人就把我载到小区外面的天伦酒店停车场,我拉着她下车到旁边的蓝牧场店喝奶茶顺便处理伤口。梁锦问我,你信佛吗?我说,佛主善,道法自然,心里很敬仰,但我是党员,你懂的,你什么意思?梁锦说,我曾有个心地善良的邻居老太太,靠微薄的退休金自己过日子,下岗的儿子在媳妇家的村子种大棚,老人吃斋念佛天天保佑他们平安,虽然她也不懂多少佛法。在家没事她就给祭祀用品店叠元宝赚点儿费用,逢鬼节就去十字路口给老伴也顺便给其他孤魂野鬼烧纸钱什么的。有一年清明节前,我买回许多金箔纸,拜托老太太给我叠成元宝,准备到路口给我爸烧烧。那天正巧她儿子从乡下回来,在楼道就能听见两人吵骂。到晚上消停了,看门虚掩着,我就敲敲门喊着她走进去,发现老太太已经倒在沙发上不行了。把她儿子叫回来,他就赖我让她妈叠元宝给累死了。就是想讹钱,他们的大棚受灾赔了。我懒得与他一般见识,看在老太太经常给我送焖子凉粉的分儿上我给了他一万块钱。这家人住到城里后,他媳妇卖煎饼果子他打些短工,要是吃苦耐劳的人日子错不到哪儿去,可老太太这个儿子干什么也吃不了苦。后来他总找我“借钱”,让我烦不胜烦。买房搬家后他找不到我了,最近走了几次这条近路,估计是让他盯上了,就上演了刚才那一幕。梁锦说,我没有知心朋友,跟你唠唠心里好受多了,但这些可不能写报纸上去。我说你放心,报纸只发主旋律的,这也上不了台面。 (责任编辑:千千面)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

  • 古怪邻居

    表嫂蒋怡刚刚怀了二胎,表哥要到国外谈一笔生意,不太放心,赶上我休假,就拜托我去他...

  • 破晓之战(长篇小说连载二)

    上期内容提要: 公安局长李斌良上任伊始,面临的局面就仿佛煤城上空盘桓的雾霾。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