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界桥十八壮士(短篇小说)

来源:啄木鸟 2018年3期 作者:吕铮
  硝烟弥漫,枪声阵阵,天光已经大亮。在江西某地的一座石桥旁,屹立着一座巨大的土质碉堡。碉堡已经坍塌了一半,从远处看去,像一颗深深镶在大地上的钢钉。碉堡前,两个浑身沾满泥土鲜血的红军战士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俯视着桥下密布的敌人。他们眼含热泪,面带坚毅,终于坚持到了任务完成的时间。
  在五个小时前,天空还漆黑一片,碉堡还没被轰塌,旌旗还在猎猎飘扬,连副孙红旗的手表还没有停。
  1935年,初秋。战火洗礼了这片热土。为了抵抗国民党反动派军队,保卫后方苏区的安全,连副孙红旗奉命带队共计十八人坚守界桥碉堡据点。
  界桥是一座石桥,有百年的历史。桥长五十余米,宽五米,桥下的河水早已干涸,布满粗粝的石块。界桥是进入苏区的必经之道,前方是一条宽阔的大路,后面是深山密林,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月色如血,时间已过凌晨,周围一片漆黑。碉堡外横陈着数具尸体。
  连副孙红旗寡言、阴郁,一双眼睛总是出神地望着远方。他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言谈举止却十分老成。他是红军的老兵,1928年十八村暴动时参加了革命。他背靠着碉堡坐在土地上,手里摆弄着一把驳壳枪,说话前总要清清嗓子,似乎有团棉花堵在里面。大德子蹲在他身旁,大口地咬着干粮,粗糙的胡子上沾了不少残渣。他名叫王敏德,是当地的村民,参加革命一年有余。他长得粗壮,生性彪悍,是阻击队里的机枪手,打起仗来不畏生死。
  孙红旗凝视着那些焦黑的尸体,叹了口气,缓缓地站了起来。
  “哎,别让他们这么躺着,拉到碉堡后面吧,等战斗结束再安葬。”他冲大德子说,又冲大双小双摆了摆手。
  小双在擦着一支三八式步枪,枪被保养得很好,枪管在黑暗中闪烁着光泽。他是个狙击手,人长得白白净净的,如果不说话,倒是像个学生。大双和小双是孪生兄弟,只不过大双比小双个子略高、肤色略黑。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