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集体失眠的日子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4年6期 荐稿者:孙明华 阅读量:
集体失眠的日子


  一大早,老乔接到所长电话,让他到小白楼执行看守任务。由于失眠,老乔几乎一夜没睡,黎明时才有点儿困意,可没睡多会儿,就被所长的电话给搅醒了。他有些气闷。抬头看床头上的闹钟,刚六点一刻,就又仰面躺在床上,想再眯瞪一会儿,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了,干脆起床去卫生间洗漱。
  经过书房门口的时候,看见自己昨夜练习的书法作品散落一地,东一张西一张,像一只只苍蝇的尸体趴在宣纸上,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恍惚了一下,觉得眼前的景象很不真实。书房那间唯一透亮的窗户居然是半开着的,窗外那株高大的木槿树,探进半尺枝头,在秋风的鼓动下轻扫着窗棂,发出沙沙如蚕吐丝的声音。他明明记得临睡之前是关了窗户的,咋现在又开了呢?
  他的第一反应是进了贼。四下看看,没发现翻动的痕迹,再冲进书房,踩着昨夜还引以为豪的苍蝇尸体把头探出窗户。夜里刚下了一场小雨,窗台上看不出攀爬和撬窗的痕迹。他把头缩回来,松了一口气。紧张的心绪渐渐平稳下来,可很快,他又焦躁不安起来。难道自己真像医生说的那样,患了抑郁症,连睡前关没关窗户都记不得了?他不禁感到无比的悲哀。 copyright 17kqk
  究竟昨夜睡前关没关窗户成了老乔洗漱期间思虑的焦点,以至于他连每天早上必喝的一杯牛奶也忘了冲,就失魂落魄地出了门。
  或许是夜里下了雨的缘故,整个城市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霭,湿漉漉白茫茫的。城市喧嚣依旧,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没有谁注意到一脸倦容的老乔,尽管老乔穿着一身崭新的警服。
  小白楼在城西公安分局辖区内的城西街上,正式的名字叫悦馨宾馆,因为整栋楼都是白色的,所以本地人都叫它小白楼。小白楼的内部环境跟其他宾馆没有两样,让小白楼声名鹊起的是市纪委和检察院长期在这家宾馆包了几间房,专门调查那些贪污腐败被“双规”的官员。多年来,凡是被“请”进小白楼的那些所谓“公仆”,无一不被剥了一层皮,最终身败名裂,锒铛入狱。于是,这家原本普通的宾馆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小白楼建于何年何月,老乔并不知道,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类问题。他不是本市人,从一个农村娃考上警察学校,服从分配被分到这座城市。近三十年了,小白楼始终存在,虽然期间进行了两次大规模改造和装修,但这些都与老乔无关。在他的眼里,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与发展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惊喜,反而加重了他的心理负担。老乔是个怀旧的人,城市发展的脚步太快,让他总有一种身在异乡无所适从的感觉。
www.17kqk.com

  小白楼总共十层,一至九层通电梯,供客人住宿。十楼是纪委的临时办公场所,要上十楼,必须乘电梯到九楼,再爬上一层,穿过一道铁栏门才能抵达。十层也就五六间房,外带一个小型会议室,布局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里外全部装上了监控探头,往监控室一坐,每个房间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一览无余。
  对于这样的布局,老乔心知肚明。一个月前,他曾奉命到这里看守过一个贪污受贿的县财政局长。只待了短短的一个星期,那个平时作威作福的县财政局长就竹筒倒豆子交代个底儿掉。老乔不喜欢这里。虽然讯问都是市纪委牵头组建的调查组的事,他只负责看守,防止这些官老爷们一时想不开走极端,可以说老乔是这里最为清闲的人,但他就是不喜欢。原因其实很简单——这里的气氛过于压抑,即使是很熟悉的人也不准随便说话,更不准打听案情,除了吃饭,得不到许可不能走出这栋楼。说白了,被“限制自由”的不仅是那些出问题的官老爷们,还有他们这些临时抽调来负责看守的警务人员。
  老乔觉得,到这里执行警务,就像钻进了铁笼子,憋气得很,可又由不得他不来。市纪委在办案期间往往人手不够,就需要从公安部门调配警力辅助办案,说是辅助,就是负责看守,直到嫌疑人交代问题完毕。这是市纪委办案时的常规做法。而公安机关也很忙,平时工作一个萝卜一个坑,想腾出人手很难,但市纪委的工作又不得不配合,便选派那些工作岗位无关紧要的闲事人或是临近退休的老民警去执行这项任务。老乔属于后者。
忆期刊网向您问好

  老乔本以为自己去得挺早,到了地方才知道该到的人差不多都到齐了。较熟悉的是市纪委的一位副书记,老乔知道他叫章国华,四十五六岁,挺精明强干的一个人,上次一个县财政局长的案子就是他领头办的。还有几名纪委及检察院的办案人员老乔也面熟,但大多叫不上名字,他们齐聚在那个小型会议室里,有的喝茶,有的吞云吐雾。老乔很拘谨地走进去,章书记大概是认出了他,冲他点点头,接着小声和手机里什么人说着话,出门去了另一个房间。
  老乔刚找个位子坐下,跟脚从门外又进来两个人,一个是城西派出所的民警老牛,另一个是治安大队的小李。老牛跟自己的岁数差不多,五十出头,满脸抚不平的褶子,牙也掉了几颗,一张嘴就跑风。但此时他却极认真地捏着牙签,不停地剔着几颗即将光荣下岗的蛀牙,很幸福很享受的样子。看见老乔他一愣,随即把牙签拿开,似笑非笑地说:“你也来了,还没吃饭吧?快到楼下吃饭去,不然好东西都让别人吃光了。”
  老牛是好意,可老乔还是不由自主地心生厌恶。老牛跟自己一起从警,很多年都在一起工作,先是派出所,再到刑警队,直到老乔被调到分局机关两人才分开。老乔从警没多久就当上了副所长,然后是所长、刑警大队长,再到分局机关办公室主任,要不是家里出了变故,他精神上受了刺激,当上分局一把手二把手也说不定。可老牛不行,无论是在派出所还是在刑警队,老牛都是普通民警,用老乔的话说就是碌碌无为,工作不积极,业务不突出,才学不出众,属于警察堆里极易让人忽略的角色。有个经典的例子,在刑警队时,有位省厅下派挂职的领导,在刑警队跟他们摸爬滚打了两年,愣是没搞清楚老牛的名字。唯一让老牛骄傲的是他掉了的那两颗门牙,那是在抓捕一名命案逃犯时一不小心掉进坑里磕掉的,算是因公离岗。 内容来自忆期刊www.17kqk.com
  在老乔眼里,像老牛这样的警察就是个废物,他十二分瞧不起。可是半年前,两人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刑警队以老牛年龄过大干不了重活为由打发他去了城西派出所,老乔则由于身体原因从办公室主任直接空降到了城南派出所。重新调整了岗位,两人虽然每天都准时出现在派出所,但所长都没有给他们安排具体工作。老牛散漫惯了,觉不出什么,可老乔不行,突然闲下来让他心里发慌。他找所长要求分配工作,哪怕是当社区民警都行。所长瞅了他半天说,待你精神好一点儿再说吧。老乔不服气,说我精神挺好的,没啥毛病呀。所长就笑了,说还是再缓缓,一旦有需要你的地方我会安排的。就这样半年过去了,所长只安排他出过几次保卫任务,再就是一个月前安排他配合纪委当过一次看守。   这半年他算看清楚了,无论是所长还是周围的人,都把他当作病人,不是普通病人,而是精神上出现了状况的人。他虽然纠结、郁闷、不肯承认,但大家看他时怪怪的目光终于让他意识到,他不再是过去那个把辖区治理得井井有条的派出所长,也不是那个令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刑警队长,更不是在文字上笔走龙蛇游刃有余的办公室主任,而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问题民警。 (责任编辑:千千面)
相关文章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

  • 古怪邻居

    表嫂蒋怡刚刚怀了二胎,表哥要到国外谈一笔生意,不太放心,赶上我休假,就拜托我去他...

  • 破晓之战(长篇小说连载二)

    上期内容提要: 公安局长李斌良上任伊始,面临的局面就仿佛煤城上空盘桓的雾霾。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