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枯笔

来源:啄木鸟 2017年7期 作者:王建平


  如果不是那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彭大铭和老婆于诗曼的离婚谈判可能会演变成一场唇枪舌剑的交锋。
  谈判是从晚上八点钟开始的,地点是于诗曼定的,就是小区对面那家“两岸咖啡”。于诗曼是个极其浪漫的女人,浪漫得居然离婚这种事也放到这样的场所来谈。彭大铭不想在这种错误的地方谈这种闹心的事,就在电话里对于诗曼说:“能不能换个场子?哪怕就在路边也行。”于诗曼不屑地说:“彭大铭,你又心疼钱了吧?今天我掏钱请客总行了吧?”彭大铭无奈只好去了。当他走到咖啡屋那个幽静的角落时,于诗曼早就点好两杯极品蓝山咖啡等在那里。于诗曼穿着一身黑色的淑女装,头发精致地盘起,看上去就像在等一个情投意合的人。坐定后,两人在缠绵的轻音乐中谈论起各奔东西的事。刚开始,气氛还算平和,但谈到儿子的抚养权时,双方都无法继续保持镇定,而是表現出主权问题不容商量的坚决态度,声音也渐渐高了起来。彭大铭像喝酒一样仰起脖子干了那杯咖啡,准备一战到底。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县信访办主任秦和打来的。彭大铭就像是被电了一下,一种酸麻的感觉刹那间贯通全身。彭大铭平时最怕接秦和的电话,因为他的乌鸦嘴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好消息。果不其然,电话刚一接通,秦和那虚张声势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大铭啊,大事不妙呀,你那老亲戚可又进省城啦!”
  秦和所说的“老亲戚”是乡里的老上访户黄冬菊,彭大铭对她早就烦不胜烦,于是恨恨地说:“天要落雨娘要嫁人,她爱去哪儿去哪儿吧!”
  “老弟啊,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到省城上访可不是小事喔,你可不能马虎呀。”
  “秦主任,我孬好也是个乡党委书记,全乡那么多着急上火的事等着我去料理,我总不能天天围着个‘滚刀肉’转吧?”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