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空鸟笼(中篇小说)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2期 作者:光盘
  六年时间,魏宏不觉得漫长,似乎玩着玩着就过去了。监狱里的空气、阳光与高墙之外没什么区别,甚至更好。监狱在一个大山坳里,周边数公里荒无人烟,无尘世骚扰,监狱内部也无人事利益之争,是个理想的坐牢之地。如果可以,魏宏愿再坐两三年。狱警宣布他获得自由,他却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同批出狱的都是忙不迭地跑了出去。送他们出狱的汽车喇叭催了三次,他才慢吞吞地走出来。魏宏见过这些狱友,就是叫不上名字。他们兴奋地说话,对未来充满信心。干警将他们送到附近的玫瑰镇上,然后解散。魏宏不急于离开,他在玫瑰镇上转悠,别人想着为家人带点儿礼物,但是他的礼物却无人可送。
  空鸟笼(中篇小说)
  老母亲不知道魏宏何时出狱,天天在家等他,没等他出狱就去世了。母亲留下一套五十平方米的小房子,她写了遗嘱,子女三人只让魏宏继承,遗书和房门钥匙都放在律师那里。魏宏的哥和姐看到母亲立的那份遗嘱后,便不再来看望母亲。母亲早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但她必须这么做。那段时间,母亲预料自己快要离世,就把情况报告给110,恳求110每天打两个电话过来,要是没人接听,就说明她已经死了。110特别负责,他们每天给老太太拨电话。有一天,电话无人接听,110立即派民警过去,她刚刚去世。母亲在床头压着丧葬费,留下字条,警方帮忙处理了后事。母亲的骨灰就搁在家里。魏宏得到母亲去世的消息时,警方已处理完毕,他已没必要从监狱请假赶回来。按照母亲写信留的地址和电话,魏宏找到律师取到了钥匙和遗书。魏宏打开门,有股冷风扑过来,他相信这股冷风就是母亲。炎热的夏天里冷风扑面,有想不到的凉快。母亲的骨灰盒上落满灰尘,魏宏清理干净后,给母亲叩拜。他很伤心,可是流不出眼泪。母亲年迈体弱,生前不便去监狱看他,六年前他赴监狱那天最后一次看到母亲。母亲哭着,眼里没一滴泪。母亲是小学退休老师,工资不高,给魏宏留的现金也不多。魏宏不指望母亲的钱,他留了后手。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