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猎狐2015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5年12期 荐稿者:吕铮 阅读量:
  猎狐2015
  (上接2015年第11期)

证明死亡


  8月的曼谷热浪袭人,车里的空调嗡嗡作响。我坐在车里,看着窗外的街景。
  我叫靳伟,作为“猎狐”缉捕组的成员,这是第二次来泰国执行任务。泰国移民局警察林Sir在开车,他的驾驶技术很好,在曼谷郊区坑洼不平的土路上辗转腾挪。经过上次的合作,我们已经成为了好朋友。此次来曼谷,也是由他全程配合。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我们要找的关系人叫纳瓦(化名),住在曼谷南部郊区的一个小村庄里。到村口的时候,他已经等待许久。见到我们的车,纳瓦挥手示意,指引我们把车停在他家门口。
  他家就建在村口,是两栋破旧的泥瓦房,门前搭建了一个放化肥的棚子,这便是他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纳瓦五十岁上下,身材瘦小,头发花白,穿一件灰色的旧衬衣。和我们说话时,表情有些畏缩。我们之所以找他,是为了询问逃犯宋秋萍(化名)的情况。纳瓦并没有把我们让进屋里,而是搬了桌椅放在门外,又倒上了水,礼貌地示意我们坐下。这时,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儿从门缝中露出半张小脸,好奇地望着我们。纳瓦赶忙把男孩儿哄进屋里,关上了门。我想,这大概是他不让我们进屋的原因。 copyright dedecms
  在林Sir的翻译下,我说明了来意,但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警察身份。林Sir告诉纳瓦,我们要通过了解宋秋萍的情况,来证实他大儿子移民中国的合法性。纳瓦信以为真,他一脸关切地问:“阿春在中国没遇到什么事情吧?”
  “没事,他很好。”我给他吃宽心丸。
  “哦,没事就好。”纳瓦叹了口气,表情落寞。
  我把一张照片递给他:“你看看。”
  “这是我的妻子,秋萍。”纳瓦回答。
  “也是阿春的母亲?”
  “是的。”纳瓦怯生生地回答。岁月在他脸上刻画出沟壑,让他显得疲惫苍老。而他的眼神更像是一只弱小的动物。
  我知道,下面的提问也许会触及他的伤口。“说说她的情况吧,宋秋萍。”
  纳瓦停顿了一下,站起来走进屋,大约两三分钟才出来,递给我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本子。“这是我们的结婚证。”
  我拿过结婚证,看着上面的照片,果然是宋秋萍。“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纳瓦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其实,我对她之前的生活并不了解,那要从2006年的圣诞节说起……”
  泰国没有冬天,2006年圣诞节的时候,人们也还穿着单衣。纳瓦和往日一样,在快餐厅里打工。客人很少,冷清对于店员来说,也许是偷得半日闲的幸福,而对于老板来说,却可能意味着入不敷出。于是老板让纳瓦到门口去揽客。纳瓦知道,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老板是不会让自己出去的,自己不但又老又丑,还瞎了一只眼。他戴着滑稽的红帽子,拿着打折广告,站在人群寥寥的街头吆喝着:“Good餐厅,最Good!”
织梦好,好织梦

  他的表情滑稽夸张,让人看了心酸。但他的吆喝显然无法奏效,忙活了半天,也没有一个顾客进门。这时,餐厅里的一个女士招呼他:“Waiter。”她的英文说得并不纯正。
  “您需要什么?”纳瓦跑过来殷勤地问。这位女士几乎每天都会来这家餐厅,每次只点一杯咖啡,和不同的男士见面。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女士欲言又止。看上去她不到四十岁,风韵犹存,一双眼睛十分好看。
  “您说,我尽力而为。”纳瓦诚恳地回答。
  “我观察你许多天了,你是个好人。”女士说。
  “我……”纳瓦诧异。
  “你……现在单身吧?”
  “是的……”
  “能跟我结婚吗?”
  “跟你……结婚?”纳瓦惊讶得长大了嘴。
  “你们认识的时候她多大?”我问纳瓦。
  “大约三十五岁吧。”纳瓦回答。
  “她为什么要与你结婚?”
  “为了获得泰国的居留权。”纳瓦直言不讳,“她说只要我与她结婚,成功办理了泰国的居留权,会给我一百万泰铢。”
  “所以,你同意了?”
  “是,我同意了,但我没要她的钱。”
  “为什么不要?”
  “因为……”纳瓦犹豫了片刻,似乎在考虑怎么措辞,然后他说,“我觉得我可以拯救她。” copyright dedecms
  “拯救?”
  “她告诉我,她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我觉得,她是个可怜的人……”
  纳瓦答应帮助秋萍以假结婚的方式取得泰国居留权,原因只是为了这个即将出生的孩子。纳瓦很善良,对秋萍的说辞信以为真。但按照习俗,两个人必须在寺庙举行婚礼,而且要有亲人见证。纳瓦没钱,也不愿意花秋萍的,便约了自己的几个朋友,和秋萍在寺庙办了一场简单却庄重的婚礼。大家都能看出他们之间是虚假的婚姻关系,但依然说着祝福的话。
  两个人名义上是夫妻,却不住在一起。秋萍在泰国举目无亲,纳瓦也没什么朋友,偶尔,他们会一起吃顿饭。秋萍没有工作,坐吃山空,于是就在纳瓦的介绍下,到曼谷的一个餐馆打工。但随着预产期的临近,秋萍的身体越来越不方便。纳瓦忙前忙后,带她去进行产检,为即将出世的孩子买婴儿用品。
  也许是这些细碎的事情感动了秋萍。在一个炎热的午后,秋萍问纳瓦:“我……能和你在一起吗?”
  纳瓦不解:“和我在一起?”
  “和你做真的夫妻。”秋萍把头靠在纳瓦的肩上。
  纳瓦有些紧张,他已经四十岁了,但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你……不走了?”
  “我不走了,和你在一起吧。”秋萍轻声说。
  纳瓦愣了。“你的居留手续很快会办好的,你没必要这样。” dedecms.com
  “不,我没有为难自己。”秋萍回答。   “之后呢?”我皱着眉头问。虽然纳瓦的表情坦诚,回答无懈可击,但这样天方夜谭的故事却依然让人怀疑。我紧盯着纳瓦的双眼,试图从里面看出破绽,但他的目光静如止水。
  “之后她生下了孩子。”纳瓦说。
  “什么时间?”
  “2007年7月。”
  “就是阿春?”
  “是的,就是我的大儿子阿春。”纳瓦看着我的眼睛说。
  “他不是你的儿子。”我纠正他。
  “我视同己出。”纳瓦回答。
  “你们成为真正的夫妻了?”
  “是的。我想,秋萍也许是想报答我。”纳瓦说,“但有了阿春之后,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困难。秋萍没有多少积蓄,我打工的那家餐馆倒闭了,我也没了工作。没办法,我们只能回到曼谷南部郊区的老家生活。我开始做化肥生意,秋萍到一个工厂里面打工,给工人们洗衣服。” (责任编辑:千千面)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祸起刀疤

    晓晓老周怎么也没想到,问题的严重程度竟然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手摸着脸上从左横到右...

  • 中国人口安全调查

    我们有必要了解关于人口问题更多的真相,因为它不仅事关我们的今天,事关我们的明天,...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