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另一个“午夜撒旦”

来源:啄木鸟 2014年2期 作者:张蓉
另一个“午夜撒旦”


  梅一辰电话进来的时候,莫高正皱着眉头,伏在台子上一张一张琢磨那些照片。下午收网,身份确认好再带回来,最迟晚上就能见到这个臭名昭著的“午夜撒旦”了。要好好会会他,看他到底是什么心态什么动机用这么残忍的方法杀这么多人。
  “师傅,‘午夜撒旦’拒捕,拿把刀挟持了边上一个妇人怀里的婴儿,人击毙了,当场死了,脑浆涂了一地,狙击手开的枪。”梅一辰嗓门很大,很激动,衬着很吵的背景声音,战地记者一样在现场直播。
  “哦。”莫高像有点儿没反应过来。腿疾复发,梅一辰颠颠儿地跑去给他买了一支很帅的英式手杖,头儿却硬将他留在办公室。否则怎么能不去现场,不去参加抓捕让这座城市整整恐慌了三年、让他们刑警队几百号人也整整头疼了三年的连环杀手“午夜撒旦”的行动?
  “哦。是吗。总算。”莫高嘴里含混地蹦出几个在梅一辰听来莫名其妙的词儿。头儿一直说,这个连环杀人案,是他们刑警队的耻辱,让他们刑警队蒙羞。总算除掉了,即使之前的很多推理和揣测无法再去对证,即使同很多同事一样,心中存有没把这个“午夜撒旦”送上审判台的遗憾,但五起凶杀案终于可以结案了,被害人也总算能瞑目了,悬了这么久的心,也总算可以放下了。
  五起凶杀案,遇害的皆是魁岸健壮、会讲英文的四十岁上下的男子,皆是酒吧里被人搭上后在酒店里杀掉,尸身上皆有十三处刀伤,面部皆被从嘴角一刀拉到耳际,仿佛逝者留给世间最后的笑容,这笑容,怪异,可怖,令人不寒而栗……制造这个连环杀人案的“午夜撒旦”,身份早就清楚了,是一家健身房的击剑术教练,妻子在酒吧里唱歌,结果被一个魁岸健壮的华裔美籍男子吸引,抛下他跟那男子去了美国。恼羞成恨,“午夜撒旦”便开始杀人,专挑具备三个条件的男子来杀,一是在酒吧里猎艳,二是会讲英文,三是魁岸健壮。这家伙无妻无子无父母,且不和任何人联系,三年来一直幽灵一样飘荡在城市的夜空……既然现在已经毙命,接下来的工作便只剩下比对痕迹,核对材料,告知家属,将案子结掉。
  带着难以言说的不甘和遗憾,莫高还在琢磨那些照片,五张被害人的面部照片齐刷刷排在他面前。五条人命,五个家庭,如此残忍,如此变态。做侦探二十多年,破过数不清的凶杀案,而眼前这个案件,竟是这样一个结局,仿佛一直在用力往上推一样重物,而推到最后,这重物竟然在瞬间化成乌有。
  渐渐地,莫高的目光被那些可怖的笑容吸引。一样的血腥和怪异,细看起来感觉却是不同的?前面三个和最后一个,凌厉,恨且快意的那种,而第四个却有些犹疑,有些裹足不前,有些首鼠两端,似是而非。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难道“午夜撒旦”在杀他的第四个猎物时,受到过来自内心或者外界的干扰,让他手中的屠刀有了迟疑?这已经是第四个了,凶残老练冷酷如他,想必不会。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莫高捏着下巴歪着头,定定地盯着那些面孔。盯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他眼前突然闪过数缕几乎稍纵即逝的微光:会不会是有人模仿“午夜撒旦”,会不会有人想搭他的顺风车——把自己想杀的人杀掉,把账记在“午夜撒旦”身上?再接着往下想。是啊,谁知道“午夜撒旦”什么时候抓得到?说不定没等抓到便死了。这种人总是不得好死的,意外死,自杀,被杀,自然死亡……太多的可能性。而如今,让这个搭顺风车的想法终于得以实现了——“午夜撒旦”被警方的狙击手击毙了。
  莫高被自己冒出的这个想法吓住了。他转头看着窗外。初夏时节,窗前那棵悬铃木的叶子一天比一天浓密,而此刻,这些掌心形的叶子迎着风左右摇摆,挡住了他远眺的视线,像试图搭乘“午夜撒旦”顺风车的杀手——如果真的存在这个人的话——试图来遮挡他探究真相天空的视线一样。


  刚进刑警队时,师傅告诉他其实破案子没什么窍门,就八个字,大胆设想,小心求证。先得要放开胆子去想,联想,假设,猜测,总之穷尽一切可能。比如一个女婴在医院被盗,你能想到的可能性有多少种?师傅先设问,然后自问自答。一是溺婴。家属重男轻女,溺死后便可以再生。二是责任事故。当夜值班护士,玩忽职守导致婴儿窒息,为推卸责任毁尸灭迹。三是女婴父母有仇家,有人报复。四是有人对医院不满,盗取婴儿嫁祸医院。五是拐卖婴儿。六是有人托医生或护士领养。七是精神病人肇祸……第一次师傅讲的时候,仅仅是听完这些话,莫高就已经目瞪口呆了。但是,且慢,师傅端起茶杯咕咚咕咚喝了大半杯水后接着说,接下来便是进行小心求证阶段:谁有条件作案?这个时候要进行判断和推理,要分析和综合,要抽象和概括,找出纷繁现象背后的本质和规律。但是,你得有个心理准备,这个过程很有可能是不完全归纳,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有遗漏。就比如这个盗婴案,结果呢,并非前面设想的七种可能性中的任何一种,居然是一个二十六岁的男青年要在女婴身上发泄性欲,猪狗不如啊。这个男青年自身条件差,没有女孩子肯跟他,时间长了,有些扭曲,有时甚至在家里当着父母的面露阳猥亵。案发这天,因为无法遏制的性冲动,发情狗一样四处奔突,路过医院时临时起意,想到女婴不会讲话,事后不会告发,便偷出女婴进行猥亵和摧残,最后把女婴抛尸化粪池中。后来到莫高做师傅时,也反复拿这个案子出来讲,弄得那些小的们一愣一愣的。
  回到眼前,不错,这个设想是够大胆的,但如何去求证?
  这时,门呼啦一声推开了,梅一辰一阵风一样进来,脸红彤彤的,整个人都像在冒着热气。听了莫高的想法,她先走近摸摸他的额头,然后瞪大眼睛去看排在他台子上的五个被害人照片。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儿差异。仿佛为了表示那一点点儿真的太过细微,她伸出小指,然后用拇指比出一点点儿指尖。阳光透过,指尖上可爱的微红。“可是,师傅大人,仅仅这个不能说明问题。”她歪着脑袋看着莫高说,像一只好奇的小鸟。“说不说明问题要去查了。”莫高摸出香烟盒,一边拿烟一边淡淡地说了句。莫高就这样,越是重要的事情,他的口气就越平淡。“你先查一下案发当时这些案件的报道,看看透露出去的细节都有哪些。还有,一开始五个案子串并,主要依据是作案手法、案发时间、案发地点和侵害对象。‘午夜撒旦’留在现场的有用的痕迹实在是太少了,指纹没有,DNA没有,凶器也没有。但是,他能这么做,除了最初的复仇心理外,一定有一种收集和展示的癖好,除了在酒吧里收集魁岸健壮的会说英文的中年男子,在酒店里将他们杀害,然后在每一个现场都留下十三个刀痕和一个可怖的笑容,此外,应该还有遗漏的细节。”   头儿做了分工,这第四个案子的查证便归莫高和梅一辰师徒。但是,现在纵然发现新的疑点,尸体当时就火化了,在被害原因查清楚、留好DNA和照片之后。加上现场都是酒店客房,也早重新装修过了。现在要凭几张技术员拍摄的现场照片去追寻真相,这想法简直有点儿疯狂,甚至可以说是异想天开。
(责任编辑:千千面)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