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迷币(短篇小说)

来源:啄木鸟 2018年3期 作者:周建达
  妹妹和妹夫又吵架了。妹妹的眼睛被打得又红又肿,像一只腐烂的桃子。父亲母亲显得义愤填膺:这是不将宋家放在眼里,更是不将你这个警察放在眼里!阿彪看着不断抽泣的妹妹,觉得自己该出马了。
  阿彪脱下警服,换上便装,向龙会老村走去。天下着蒙蒙细雨,像筛子筛过似的。世界一片湿漉。剡江的水十分混浊,漂浮着一些说不清的东西。龙会老村就在江的南边,错落的旧房子在雨水中显得分外寒碜。
  大概三个月前,邓公去世的那天,阿彪从妹妹口中听说了一个离奇的故事。说是蒋中正和陈洁如的私生子来到了本市,这个私生子手上握有价值千亿的美国债券。阿彪当时就警告妹妹:肯定是骗子,你少掺和。可是妹妹像着了魔,经常跑去龙会老村,并且不断将家里的积蓄送去。
  龙会老村7号。阿彪打量着眼前这座陈旧的四合院。这是一座普通的房子,一扇黑漆的铁门将大院关得严严实实。嘈杂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似乎很热闹。
  阿彪按了门铃。滞重的铁门打开了,露出一张中年女人的脸。阿彪发现她的肤色很白,人看上去比较朴实。您是?妇人的眼神充满疑惑。我找蒋先生的公子。阿彪礼貌地笑笑。妇人又疑惑地看了阿彪一眼,将他让了进去。
  看到阿彪进来,里边的男男女女都停止了说话。尽管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但他们都不认识这个气宇轩昂的人。
  一个秃顶的小个子老人握着毛笔和善地看着阿彪。阿彪发现他的眼睛很亮,脸上满是皱纹,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红纸上是十分工整的柳体大楷:一国两制统一中国。口气真大。阿彪疑惑地看着大字。老人又在红纸左下角写上三个字:邓小平。然后叹息着说,可惜他老人家看不到香港回归了。阿彪说,是的,只差几个月了。老人仔细地端详着阿彪。阿彪说,我是宋音的亲戚,慕名而来,听说您这里可以投资?老人笑了起来,说欢迎欢迎。他放下毛笔,一双骨节棱棱的手有力地握住了阿彪。阿彪笑着说,你是钳工?老人吃了一惊,警惕地看着阿彪,你怎么知道的?阿彪说,猜的,因为你的手力道很足。老人哈哈笑了起来,其他人也附和着笑。屋里的气氛开始活跃起来。老人让座,泡茶,自我介绍说他姓陈名义忠,叫他老陈好了。阿彪仔细打量着老陈,觉得他眉宇间似乎真的跟老蒋有点儿相像。接下来老陈诉说的身世更使阿彪诧异。老陈说他祖籍宁波,他母亲本来是老蒋明媒正娶的,后来迫于宋美龄的压力,只得离开老蒋,但两人藕断丝连,抗战时母亲落难,逃难到剡城,此时母亲已经怀有十个月身孕,逃到剡城鹿山时,生下了他,他是因为感恩,才找到这里落脚的。阿彪笑笑,心想这故事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但他对陈洁如的确不了解,也就不置可否。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