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民本情怀的重唤与震撼

来源:啄木鸟 2018年7期 作者:阿探


  至真是文学最高的表达,尤其对于主流表达的文本而言。甚至可以这样认为,主流表达的动力源泉就在于情感的真挚与浓度。张平在其最新长篇《重新生活》中,把“至生至死为人民创作”的崇高诺言,化作了民本情怀的超高浓度的构建与重温,赋予人民以真情,涵盖社会整体面孔,以真性与广度,从人类情感的基底倾注了一种初心与召唤。
  “重新生活”不仅仅是武祥一家人在冰火两重天之后的理性选择,同时也是生命重回初心的本真选择,具有最广泛的内涵意义;同时更是一种对天下苍生的悲悯情怀的强力召唤,亦是饱含着政治文明未来进路瞩望表达的一种突破与进击。“重新生活”,不仅是人之初心回归的精神指向,亦是文学创作回归人民的范式,更是权力与民本情怀的对峙、激荡直至融合的愿景。
  对于文学创作而言,庸俗甚至粗制滥造的主流表达无异于创作者惰性的投机,而经典的主流表达艺术构建上突破的要求则更高。对于一个真正的严肃作家来说,选择了主流表达也意味着选择了蜀道天险。主流表达能否出彩,关键在于文本的视点、介入角度以及所凝聚的涵盖力、震撼力。《重新生活》尤为突出的构建在于,确立了以民本情怀作为直面社会真实现实的通道,以悲悯正视平民生存承担,直击了市场交换与资源重组原则下触目惊心的社会真实,为人的精神重生,为猛进的市场经济,发出心灵底层的道德呼唤。
  與以往作品不同的是,《重新生活》叙事重点没有赋予权力的享有者,而是以权力的坠地为起点,一路逐步向社会平民阶层挺进、深入,以浮虚炼狱式坠落,凝铸了生存压力最大承担者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完成了人之精神的本真重生,亦完成了“灵魂工程师”之使命担当。这无疑是张平对其崇高诺言的恪守,无疑是文学创作“到群众中去”的神圣选择,无疑是民本情怀的一种庄严回归。张平以平民阶层生存承受力的强大冲击波,了无痕迹地对峙、刺中了横行于整个社会生活冷冰冰的商业交换铁律,凝铸了一条人之悲悯、同情心的归途。小说叙事展开密不透风,字里行间淤积着撼动灵魂的力量。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