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美杜莎之死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4年1期 荐稿者:洛风 阅读量:
美杜莎之死

一、死亡前奏


  六月,莺飞草长,天色碧蓝,日色如金。
  五星级的宝仑大厦梅丽莎酒店正门到停车场的路,虽然只有短短几十米,却种满了开着各色花的树。傍晚的风轻悠恬淡,那些乳白的、浅粉的、艳紫的花瓣在夹道上乱飞如雨,满地都是温柔得能发出叹息的落花。谭逸凡和杨阳下了车,手挽着手,相依相偎走上这绚烂如锦的花毯。细碎脚步溅起的落花如烟似雾般飘扬起来,沾染了霞色的花儿甘郁芳香,叫人心境清朗、蕴静生凉。
  这样静谧的黄昏,应该是恋人、夫妻之间最缱绻的时刻,也给了那个还能活七小时的人最后的温柔。
  进了大厅,谭逸凡只对前台小姐说了句:“我姓谭。”立即有服务生微笑着领他们到小餐厅用餐。
  梅丽莎酒店的执行经理贺米兰为他们选了一张靠近落地窗的小餐桌,窗边有一株高大的巴西木,低徊的音乐仿佛是从巴西木翠绿的叶尖袅袅升起,逶迤到蜡烛的火苗上。二人在这有声有色的火苗两边对坐着,服务生陆续送来了几道模样考究、雕了花镶了边的菜肴,最后拿来了一瓶红酒。
  望着红酒的标签,谭逸凡挑挑眉。那是一种极好的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口感柔顺细雅,素有“法国葡萄酒王后”之美誉。更难得的是,这瓶酒已经在室内恒温下保存了至少二十年,价格不菲。看见杨阳面带微笑地凝视着葡萄酒瓶,谭逸凡点头示意,服务生优雅地打开瓶塞,轻轻把酒倒进两只晶晶亮的高脚杯里,嫣红欲滴的颜色,泛着挑逗迷离的光泽。服务生把酒瓶放进冰匣,悄然离开。 忆期刊网向您问好
  饭菜吃得差不多了,谭逸凡把指尖微微地朝远处一挑,服务生立刻上前将看相不佳的盘子撤下去。再上来的是暗花剔透的水晶果盘,里面装满了切好的四季鲜果,红的是草莓、西瓜,紫的是葡萄,黄的是哈密瓜,绿的是猕猴桃,白的是火龙果……两人用银质的果叉吃着水果,不时地碰一碰杯,呷一两口葡萄酒。傍晚的阳光斜照窗纱,杨阳的头发高高束起,两颊垂下的发丝轻柔拂面,酒红色的光泽在她的头顶和腮边缓缓流动,衬得她白皙精致的面庞美丽得无以复加。
  谭逸凡说:“杨阳,你知道我是多么珍惜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吗?这一切太美好了!”
  杨阳呷了口葡萄酒,说:“Yes,I Know(是的,我知道)。”
  她的嗓音与平日里完全不一样,是与音乐、美酒、绿叶、烛光、四季鲜果十分相称的嗓音,是从柔弱润滑的黏膜里头直接发出的声音,是那么的性感。谭逸凡听得心跳加速,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惊险刺激的偷情期,望着她的目光中隐有缠绵之意。他轻声说:“杨阳,你再说一遍。”
  杨阳面颊潮红,眼睛里闪着光,又轻轻地说:“I Know。”
  “我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会有另一种嗓音。”
  “只要她真的有爱。”
  谭逸凡的右手慢慢握住杨阳放在桌上的左手,轻轻摩挲着她手腕上一挂白金镶钻的手链——这是他们曾经的定情信物,他说道:“走!咱们回房间去。”
忆期刊网向您问好

  铺着厚地毯的长长的走廊里静无一人。仿佛今天,整个世界都在围绕着他们转动。
  房门打开了,又关上,开关之间,谭逸凡把“请勿打搅”的牌子挂在了门外的把手上。
  酒店已经开过夜床了。
  雪白的被子掀起一角,枕边放着一只馨香的红玫瑰,音乐不知何时响起,是他们曾经最爱的小约翰·施特劳斯,《南方的玫瑰》、《维也纳森林的故事》、《滑冰者》、《蓝色多瑙河》、《风流寡妇圆舞曲》、《闲聊波尔卡》……音乐的声音并不低,却是十分的遥远,千回百转、百转千回地从天边逶迤而来,一下子充满了整个空间。
  杨阳发现她的右手已经被他握在手中,一条强有力的手臂搭在她的腰上,他们在吧台和卧室之间的一小块儿松木地板上轻柔地旋转起来,跳起一支华尔兹。他们随着乐曲翩翩旋转,谭逸凡把他们那两只握紧的手拉近自己的肩膀,并用右臂把杨阳揽进了怀里。在音乐的烘托下,这种动作是微妙的、渐进的、难以察觉的。
  杨阳发觉自己的脸靠在了谭逸凡的胸膛上,她丰满的上身紧紧地抵住了他的身体,曾经熟悉的气息扑面袭来。她觉得自己要晕倒了,不由得朝后退了一点儿。此时,谭逸凡正在缓缓放松她的腰肢,又放开了她的右手,用左手抬起她的下巴——他吻上了她,他们边跳舞边接吻:一架飞机瞬间失控了,旋转着跌落在地!
17kqk.com.com

  谭逸凡横抱起杨阳,吻着她。当杨阳能够喘息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她疯狂了,她的嘴就是她的心,她把“我爱你”呼得要死要活,一声声穿透七年来厚厚的时间积垢,滚烫地抚摸着谭逸凡血肉里的隐痛和遗憾。
  谭逸凡抱着她走进浴室。
  一池温暖的清波,水面上漂浮着玫瑰花瓣,裸体的杨阳仰卧在浴池里,她涂着猩红蔻丹的手指和脚趾戏弄着水波,花瓣撞击着她的身体,妖冶得惊心动魄。谭逸凡也跨进了浴池,与她追逐嬉戏、唱和风浪,温存体贴、相得益彰……
  窗外月明月暗,室内春意阑珊。
  当他们终于躺到床上休息的时候,门铃响起,服务生恰如其分地送来了夜宵。

二、七年之痒?


  当警方赶到时,杨阳穿着谭逸凡的大衬衫,光着脚,一动不动地躺在卧室的地毯上。谭逸凡只穿了一条平角内裤,茫然地坐在床角,面对着妻子的尸体,浑身颤抖着。
  床边,是酒店送夜宵的餐车,上面有两盘火腿煎蛋、一盘面包片、一小盒黄油、一个水果拼盘,上面覆着条粉红色的缎带,还有一把银质咖啡壶和两只一模一样的咖啡杯。
  女警阿喜端起那两只咖啡杯,轮流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让队里的人带杯子回去检验。
  第二天,刑警队讯问室。
www.17kqk.com

  阿喜对梅丽莎酒店执行经理贺米兰进行讯问,小丁做笔录。
  阿喜问:“贺小姐,死者杨阳喝过的咖啡里含有5%的氢氰酸溶液,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贺米兰一脸职业性的微笑,彬彬有礼:“我只知道氢氰酸是一种致命毒药,除此之外,我一无所知。哦,顺便说一下,你可以叫我贺经理,或者米兰,请别称呼我‘小姐’,谢谢。”
  阿喜略停顿了一下:“抱歉,我无意冒犯。贺经理,有人看到死者死前的一天和你有过争执,就在你的办公室里,能告诉我你们争执是为了什么吗?”
  贺米兰的笑意更深了:“因为她不满意谭逸凡在结婚纪念日预订我们酒店的房间,认为我和她老公余情未了。”她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两只雪白的手,血红色的指甲,每个指甲的前端还镶着一枚水钻,动一动,仿佛夜空下的星光璀璨。这凄艳的十指,在贺米兰素色的职业套装上飘忽移动,让一旁的小丁印象深刻。 (责任编辑:千千面)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

  • 古怪邻居

    表嫂蒋怡刚刚怀了二胎,表哥要到国外谈一笔生意,不太放心,赶上我休假,就拜托我去他...

  • 破晓之战(长篇小说连载二)

    上期内容提要: 公安局长李斌良上任伊始,面临的局面就仿佛煤城上空盘桓的雾霾。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