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买婚(短篇小说)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0期 作者:张尘舞
  一
  梅家楼村里的人很齐心。
  买婚(短篇小说)
  镇上开舞厅的女老板抱着头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那声音令红叶的心尖直发颤,红叶不由自主地往人群中后退了几步,瞥了丈夫二柱一眼便垂下眼帘。女老板被梅家楼村里的人揍得辨不清南北。村里那帮泼辣的女人扯着嗓门骂:“打死你个狗娘养的,以为我们村里的姑娘能随便被人糟蹋?”女老板肠子都悔青了,她原本是想来村里泼泼腊梅脏水的。腊梅在她的舞厅里打工,不知道为什么事和女老板闹翻了。女老板气不过,想来出口气,哪怕是坏坏腊梅的名声也好。没想到她还没说上三五句腊梅的不是,便已经被打得七荤八素。
  红叶想,有一天她若是犯了错,想必村里人也会像对待女老板那样对待她吧。红叶的心有点飘。二柱过来扯了扯她,她便顺从地跟在二柱身后朝家里方向走去。二柱家的三间瓦房依山而建,黑黑的瓦顶,黄黄的土墙,主房旁边接了一间青砖砌起来的新屋,那是他们结婚用的新房。
  “你怎么不上去打她?”红叶轻声问。
  二柱瞅了她一眼,扯了扯唇,淡淡一笑说:“我又不是野蛮人。”
  红叶还想说点什么,可她看见二柱紧抿的嘴唇,便又把那些话咽了下去。二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脸上总透着一种淡然平和。这个男人不错,至少,他不打人。红叶心想。她又低头注视着二柱那只牵着自己的右手,修长有力,骨骼分明。红叶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舍得放开,就这样被这双手牵一辈子,也挺好啊!
  炊烟在村子的上空徐徐升起,屈指可数的几根烟囱,二柱家是其中之一。二柱爸在屋前的菜园子里挥动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锄头,消瘦的身体拖着硕大的腹部。二柱上前接过他手里的锄头,埋怨道:“你养好身体就好,别干活了。”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