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墨菊(短篇小说)

来源:啄木鸟 2017年8期 作者:莫晨晖
  一
  我婶叫菊花。她娘生下她的时候,正是秋天。金子一般黄灿灿的野菊花像刚出炉的铁水似的,逢山占山,遇垄过垄,漫得袅无边际。这铺天盖地的花潮之下,我婶当然得叫菊花了。若不然,要叫个春芳什么的,还以为是她娘打猪草时把她跌落在绿肥花田里呢。
  墨菊(短篇小说)
  但我婶她娘在第一眼看到这个血疙瘩并顺口喊出菊花时,她可是没想到,我婶这辈子就真跟菊花勾搭上了,甩也甩不掉,走到哪儿都顶着一朵粲然的菊花。不过,这朵菊花不是当年的那片黄色花潮中的一朵,它是紫黑色的,赭中带赤,青里透红,它有一个很雅的名字,叫墨菊。
  你猜对了,这朵墨菊就开在我婶的脸上,血肉做成,精气旺盛。它那样飞扬跋扈,舒展摇曳,或青或紫的花瓣极尽妖娆,在我婶的左颧骨及周围的半个脸上丰腴繁茂不说,还总想爬到我婶的鼻尖上去搔首弄姿。
  我婶分明是怨恨这朵菊花的,并连带她娘也一块儿恨上了。这也怨不得我婶恨她娘。我婶这朵菊花,是烫出来的。
  那年我婶六岁。我婶她娘是村上的妇女队长,能人,一天到晚裤子挽到大腿根儿,撅着肥硕的屁股,挑着大粪桶混在男人堆里,招蜂惹蝶,风生水起。当我婶踮着薄薄的小脚尖,伸着瘦弱的爪子去拎灶台上盛着滚水的炉罐的时候,我婶她娘正伙同一帮娘儿们把一个青壮劳力压翻在地要褪他裤子。当我婶手一软,开水烙铁一样烫到她脸上的时候,我婶她娘正大笑着,举着一条男人的大裤衩狂奔,后面跟着那个两手捂着裆部、一窜一跳的男人。后来我婶她隔壁的一个老大娘听见我婶的嚎哭,崴着曾经被裹过的脚,赶到了田坎边。我婶她娘从男人堆里爬起来,扣着扯开的衣襟,捏着头发上的草屑,恨恨地骂道,这个死妮子,当真是双手不捏香啊!烧个开水也要烫着。烫着怎么啦,不晓得油罐子里刮点儿茶油啊!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