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没有名字的旅馆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6年12期 荐稿者:陈东亮 阅读量:


  男孩儿伏在滑板车上缓慢前行。没有名字的旅馆悄悄缩向身后。
  今天很奇怪。男孩儿感觉心里塞着团破麻,堵得难受。他停下滑板车,回头看了看,仍然没有女孩儿的身影。“月牙!”他悄悄嘟囔了声,赶紧闭了嘴。他不知道女孩儿的真实名字,所有人的名字都是临时的。女孩儿喜欢笑,眼睛眯起来像月牙儿,他就叫她月牙,女孩儿便咯咯咯地笑。她的笑声有敲铃的余音,通过耳膜润到他心里。他们有时偷偷私会,这有点儿奢侈了,所以,每次见面的时间都是以秒计算的,但男孩儿很知足。就在不久前,男孩儿还吻过女孩儿的眼睛和嘴角。那是个晚上,在卫生间,男孩儿用硕大的手抱住了女孩儿的头,他的嘴唇在她脸上月光般掠过。女孩儿嘟着嘴唇,碰了碰男孩儿的眼睛,吻了他侧脸流血的伤口。接着,女孩儿推开他,迅速逃开了。男孩儿的伤疤是因为女孩儿。傍晚,那个让人恶心的女老板,拎着板凳腿砸向女孩儿时,男孩儿正巧碰上,他快速移动着滑板车,团身护住了女孩儿。板凳腿上有个带尖的东西,划破了男孩儿的侧脸,可是男孩儿并没有感觉到疼。
  “这里真他妈的像个监牢呀!”男孩儿心里说着,瞥了眼旅馆大门。
  半闭着的旅馆大门红漆斑驳。说是旅馆,其实没有招牌没有名儿,外面看上去像个农家院。院子还有个后门,但没见开过。里面,其实就是用工厂仓库改建的十几间房。仓库大门小得同时过不去两个人,房间分布在走廊两侧,东侧卫生间倒是分了男女,但水管时好时坏,总也冲不干净,尿骚味儿在走廊里来回乱窜。屋前屋后种着几棵杨树,风吹得叶子哗啦啦地响。四周院墙顶上覆着水泥,上面插着闪着寒光的尖玻璃。大门一般情况下都闭着,看门老头儿的眼神冷得像冰。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祸起刀疤

    晓晓老周怎么也没想到,问题的严重程度竟然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手摸着脸上从左横到右...

  • 中国人口安全调查

    我们有必要了解关于人口问题更多的真相,因为它不仅事关我们的今天,事关我们的明天,...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