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凝神

来源:啄木鸟 2018年10期 作者:金萍
  西钞村是个极小的村子。全村只有九户人家,二十几间破败的茅草房,稀稀拉拉、懒洋洋地散落在皖北大平原上的深草丛中,不凝神几乎就看不到。
  村子里年纪最大、辈分最长的就是老太了。
  老太没有名字,也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更没有人询问过她叫什么名字。乡间的女人,果真就像草木一样,自生自灭,匆匆一生。
  老太盘古,是村里的一大亮点。茶前饭后,闲淡季节,村里人就围在老太家门前的大槐树下,听老太叙说前三朝后五代,大八义、小八义、罗通扫北、薛平贵征西;说村里的老人和祖宗、地脉和风水;说淮海战役、彭雪峰新四军;说席家围子大拼杀;说付家庙小皇宫、乔新晨小朝廷;说乔新晨被马达子杀了,朝上从京都运回的首级是假的,是用金子打的头颅。他家女儿抚棺大哭:金头、银头,怎么赶得上俺爹的肉头啊!
  村里的孩子几乎都会唱这一段,月光下边、麦草垛旁,常常听到大大小小的孩子唱歌一样地放声大哭:金头银头啊,赶不上俺爹的肉头啊!这哭声一起,很快就会引来各家大人的一顿臭骂:作吧,炮冲的你就作吧!作够了死一边儿去,别来家捣饭了! 凝神
  那时,老太就在家里的蒲墩上打盹呢!老太的生活很有规律,东家走走、西家看看、地头遛遛、田边转转。村里的大事小事早知道,没有啥事不明白的。老太就是村里的百事通、活地图。谁家吵嘴、谁家田边地头闹摩擦,老太都如数家珍。大队干部来调查,一头钻进老太家,片刻工夫就什么都搞定了。
  有一年,村里分了一个出席乡人代会的代表名额,有人提出让老太去,可是也有人立刻反对,原因是老太是个瞎子,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说是去了丢村里人脸:那么多有眼的人不让去,为什么偏偏去一个瞎子?结果这个理由被多数通过。老太便没有当上这届代表。老太一点儿也不生气。老太说,我就是个瞎子,遇事爱琢磨的瞎子,正经事我看不见,提不了意见也讲不出个道道,你说我去干吗?就是吃干饭我也抢不到碗啊!老太说完后嘿嘿地干笑了几声,用力揉了揉那双失明多年的眼睛。老太的两只眼球深深地瘪进去,就像两个无底的岩洞。老太脸上的褶子重重叠叠,就像金秋十月盛开的菊花。有一次,老太的重孙子问老太,怎么脸上那么多印子?是谁划的吗?老太对垂髫之年的重孙子说,是你爹个死鬼呀(我们家乡把爷爷称作爹)!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英雄时代

    渡河之舟 法医杜舟,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大队长。 我从华西医科大学法医系毕业后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