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片儿警故事

来源:啄木鸟 2016年4期 作者:李迪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1994年从部队转业之后,陈先岩到江苏省扬州市公安局广陵分局文峰派出所任社区民警。他扎根社区十六年,在社区建起了全国第一座社区服务亭,成为全国社区警务室的创始人,探索出了一套社区群众工作方法,成为群众工作的专家。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批示:陈先岩同志创造的社区工作经验十分宝贵,值得各地公安民警学习借鉴。
  本文作者、著名作家李迪曾创作了大量反映公安生活的文学作品,小说《傍晚敲门的女人》、长篇报告文学《丹东看守所的故事》、小小说系列《警官王快乐》等广受各界好评。如今,本刊再次隆重推出李迪的倾情之作《片儿警故事》,讲述一个普通社区民警的酸甜苦辣。
  引子 长途客车上的搏斗
  当年,我还在部队的时候,我爱人在南京军区总医院工作。每到周末,我就去南京看她。一个周日下午,我自南京返回,上了一辆黄河大客车。我穿着白的确良上衣,军裤。车行中途,有了动静,有人用红蓝铅笔设赌。先是一个人在玩,旁边有四五个托儿。玩的人先让托儿挣上钱,引人上当。没想到车上真有呆子动了心,围上去就干,不一会儿就有好几个输了钱。其中有一个输了两千多,他不肯给,设局的人就吼起来,几个托儿也现出原形,扑上去拳打脚踢。 片儿警故事
  一看这情景,我大喝一声,住手!我是扬州分区的!
  分区是部队的编制,我说得特别含糊,听着好像是公安分局的。这帮家伙愣了一下。我说光天化日你们干什么?一个家伙说,你少管闲事!我说这事我今天管定了!
  这帮家伙就奔我来了。他们一共五个人,仗着人多气势汹汹。一车人,包括被他们打的那个,全吓得跑车后面去了,一个个像小鸡子被雨淋了,哆嗦成一团。我在部队天天把空气假想成敌人,入伍前在家里也跟空气练过,这下可好,来活人了!说实话我当时根本不怕他们。驾驶员一看要爆发“世界大战”,说要打你们下去打!说着就要停车。我暴喝一声,我看你敢停车!快往扬州公安局开!如果你今天把他们放跑了,我就把你当同伙!
  这时候,坏家伙们围上来。我抢占了门口的有利地形,瞅准身边一根立柱,双手抱紧,整个人腾空,左一脚,右一脚,把冲在前面的两个家伙踹倒。后面的还想过来,被椅子挡住施展不开,刚探头过来,就吃了我一拳。我又是拳头又是脚,抱在立柱上像猴子一样飞。眼看车离扬州越来越近,我胆子也越来越大,辗转腾挪,大呼小叫,快到扬州了,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没想到,一个家伙不知用什么把车窗打破了,拿着玻璃碴子朝我乱刺。我无处可躲,手上、身上都被刺中了,血突突地往外冒,受伤的手抓不住立柱,整个儿人也快支撑不住了。我急中生智,冲车后的人群大喊,车上有没有共产党员?有就站出来!
  喊声落地,人群里突然爆发出武打片一样的尖叫,呀呀呀呀!紧跟着,蹿出一个平头小伙儿,双手架成霍家拳直扑上来。当时电视里正演武打片《霍元甲》,那小伙儿好像得了霍家真传,与我一前一后,对歹徒成夹击之势。我立刻像打了鸡血,浑身是劲。刚巧有个家伙一脚踢来,被我反手抓住脚脖子,顺势一推,他就摔倒在椅子后边,我上去抽出他的裤带,往他脖子上一套,再一勒,这家伙翻白眼了。
  平头小伙儿也越战越勇,把几个家伙踢打得一塌糊涂。一个小子见势不妙,扒着破窗户就往下跳。车开着,人却跳下去了,只听啊呀一声惨叫,不死也得脱层皮。其他几个一看,跑了一个,翻眼一个,也都慌了神。他们无心再打,只想夺路而逃。哪里跑!我和平头小伙儿追上去,抓住一个,抽裤带捆起一个,把剩下的三个都捆了,缩在车后的人们这才活了过来。这时,司机叫了一声,到啦!我抬头一看:文峰派出所!
  派出所里一个民警都没有,只有几个保安在值班。过去不叫保安,叫联防队。一个老联防走过来,伸头往车里一看,噢,是车上的事啊,这不归我们管,你们送车站派出所去吧!
  我一听就冒火了,我们逮住坏人给你送来,你们倒分得清楚!你们不管?好!我是军分区的,你现在就给我个条子,说这事你们不管,我连人带条子马上送到你们韩局长家里去!
  因为我在军分区管宣传,经常在报上见到韩局长这个名字,所以脱口而出。听我这样一说,老联防马上变了脸,说你别急,你等一下。说完就跑回屋里。不一会儿,从隔壁楼里下来四个警察,晃晃悠悠,冲我直瞪眼。后来才晓得他们在打麻将,被我搅了局。 片儿警故事
  事情到这儿就结束了。我们做了笔录,把四个家伙交给他们。几个警察连句好话都没有,没事了,你们走吧。
  回到分区,天都黑了,正巧碰上无为老乡张振富。见我一身是血,把他吓了一大跳,这是怎么了?我说别提了。他赶紧用水帮我冲洗了伤口,又找来碘酒消毒,说去卫生所包一下吧。我说算了,卫生所早下班了,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早上,我去卫生所包扎,医生说太危险了,我们下班了你可以打电话啊!我说没事儿。来到公办室,又把大家吓一跳,哎哟,跟老婆打架了?还是张老乡爆了料。部队非常重视,立即作出向我学习的决定,还给我记了三等功。记者纷纷来采访。《扬子晚报》最先见报,题目叫《长途客车上的搏斗》。
  两年后,我转业来到公安。分局政治处说你会写东西,我们也缺人。这样吧,你先去派出所工作,以后上来写东西才顺手。无巧不成书,去的正是文峰派出所。
  所里人一见我就愣了,噢,是那个神经病啊!
  于是,我的“苦日子”开始了……
  取经路上收编的孙猴子
  陆金说,如果不遇上我,他可能早进监狱了。
  但是,他遇上了我。他管我叫师父,说他是我在西天取经路上收编的孙猴子。   陆金现在是文峰派出所正式聘用的协警。有小混混儿跟他挑衅,说有种的咱们单个儿出去打!陆金一瞪眼,你少来!眼下我是公家人了,打你弄脏我手!
  陆金,人称小陆子。当过兵,摸过枪,身强力壮,五大三粗。我认识他,是因为一次清晨报警。那是春节后的一天,早上六点多钟,一群老头儿老太太在院里练太极拳。练完后,他们搓搓腿脚,边搓边吼,气沉丹田,嘿!哈!正美呢,突然,哗啦啦!天降不明物,连带汤水,又腥又臭,浇了一头一脸。老人们惊叫失声,伸手一摸,哎哟喂,螺蛳壳!谁这么缺德啊?抬头一看,是六楼倒下来的。是小陆子干的!你要死啊!老人们叫喊着冲上楼。
(责任编辑:佚名)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