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桥(长篇纪实连载二)

来源:啄木鸟 2018年11期 作者:衣向东
  (上接2018年第10期)

二、金牌调解员的泪水


  他有两个名字,一个叫杨光照,一个叫老杨,无论叫他哪个名字,枫桥人都知道。这么说吧,他的名气比所长和镇长大,自1986年到枫桥派出所工作至今,三十多年来,无论哪家新闻媒体,只要去枫桥采访跟“枫桥经验”有关的话题,肯定绕不过老杨。
  我到枫桥派出所的第一天,陪同我采访的民警章立佳就把我带到“老杨调解中心”。满头汗水的杨光照正在屋里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他抽个空子出来,歉意地跟我说:“今天我安排满满的,明天也不行……这几天真的忙。” 桥(长篇纪实连载二)
  来之前我就知道,中央电视台和浙江电视台都在枫桥采访他,要为今年“枫桥经验”55周年做专题片。我表示理解:“我在派出所住一个月,你什么时候有空儿咱俩再聊。”
  我平时用餐就在枫桥派出所食堂,每天都会看到老杨,尤其是早晨,他基本上都坐在固定的位置吃饭。最初我称呼他杨主任,几天后就叫他老杨了,还是叫老杨顺溜。偶尔跟他聊几句,我从来不提采访的事,只随口问问今天他打算做什么。他会说要去乡下调查个事情,或是去某某单位,总之很忙。吃完饭,他打个招呼匆匆离开,脚下像踩着风火轮。
  老杨总是来得早走得晚。有一天晚上,下班一个多小时了,我离开派出所的时候,看见老杨站在办公楼大门口,扯着嗓子跟一男一女说着什么,样子有些焦急。站在一边听了一会儿,我大概明白了。有两个外来民工在一个妇女的屋后撒尿,被这个妇女的儿子发现了,出来制止的时候跟两个民工厮打起来,受了点儿伤。关于医疗费的事情,老杨本来已经调解好了,现在这个妇女又有了新要求,还把自己的哥哥喊上一起来找老杨。老杨跟这个妇女嚷了半天,又把她哥哥拽到一边,时而窃窃私语,时而高亢激昂。天气闷热,有雨水憋在云层里,似乎很快就要落下来。老杨满头是汗,后背的衣服早被汗水浸透了。大概折腾了四十分钟,这个妇女的语气缓和了,老杨也终于露出笑脸,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不用问,事情按照老杨的预想解决了。我注意到,老杨是从兜里掏出手帕擦汗的,这年头儿还用手帕的人不多了。
(责任编辑:佚名)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英雄时代

    渡河之舟 法医杜舟,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大队长。 我从华西医科大学法医系毕业后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