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荞麦(中篇小说)(3)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荐稿者:金少凡 阅读量:

  对!村民答,他说要告诉金波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我追问。
  村民摇头。末了,村民说,你应该去找下金子英,他或许什么都知道。对了,还有个叫佟岚的女人。

毒杀——金子英说


  金波家的狗很惨烈地嚎了一声,声音刺啦一下把夜空给划了一道大口子,吓得全村人心里头哆嗦了好一阵子。接下来,是一片沉寂。沉寂中,它就再没动静了,死了,中了剧毒,七窍出血,面貌狰狞,舌头伸出来一尺多长。
  我们小金家村有句老话儿,叫猪羊一刀菜。自然狗也一样,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值一提。不过,听我把整个故事讲完了之后,您就会觉得事情大不相同了!
  那是一个傍晚。那个时候我和我大哥金波之间有点儿不太愉快。
  他爸刘广涛的后事办完了,我就试着跟他说,让他赶在他爸“三七”之前,尽快去趟北京,把孩子的户口抓紧办了。金波是北京回乡知青,国家落实知青政策,他的孩子可以迁回北京。当然,在说这句话之前,我嫂子曾经给我使了几次眼色。我也曾先咳嗽了两声,一是把嗓子通了通,二是考虑一下这话该怎么跟他说。因为落户回京毕竟是件大事。这件事已经刻不容缓了,再不办手续,指标就该作废了,况且同是北京知青的佟岚,在北京已经费了不少劲儿了。我知道,这句话必须要由我来说,我嫂子要是说肯定要招他一顿数落。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在我准备这一番话时,原本想回避的一个内容,不知道怎么又被临时添加了进去。 dedecms.com
  我说,那个东西,他们要找的,就是存折,到底有没有?在不在你手上?
  话一出口我就感觉到坏了,再想找补也找补不回来了。我便赶紧朝我大哥金波的脸上看了过去。
  他的脸果然呱嗒一下子就阴了,一根才抽了没几口的烟,被他使劲儿地扔到了地上。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祸起刀疤

    晓晓老周怎么也没想到,问题的严重程度竟然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手摸着脸上从左横到右...

  • 中国人口安全调查

    我们有必要了解关于人口问题更多的真相,因为它不仅事关我们的今天,事关我们的明天,...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