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荞麦(中篇小说)(6)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作者:金少凡

  天亮了,太阳离开了地平线。来催促金波赶紧给孩子办理回京落户手续的佟岚来了,看着满地枯萎的菜,看着金波潮润润的眼睛,她的眼睛也潮润润的了。
  很快,两个人的四只手攥在了一起。佟岚把手往金波怀里送送,说,你拿着,拿着!
  金波又把手往佟岚怀里推推,说,不行,不能这样!
  佟岚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她说,我儿子去了国外,老孙不在了,我现在穷得就只剩下钱了,你难道也不认我这个朋友了吗?
  哎呦呦,这是唱的哪一出儿啊?就在我看着这一幕两眼也潮润起来的时候,我嫂子一扭一摆地走了过来。哎呦呦,瞧瞧,瞧瞧。她双臂在胸前一抱,说,这是在干吗呢?手怎么还掰不开了呢?
  佟岚和金波迅速把手分开了,一沓钱刷啦啦地洒落在了地上。
  我嫂子看着随风飘动的钞票,眼睛有些直了。她忙把手从胸前拿出来,挥舞着喊,他叔儿,忙着,忙着!
  我知道她是让我赶紧去捡钱,可是我却将佟岚和金波领回了家。我觉得现在必须跟金波说那个东西了。
  可是,金波一听我再次提到那个存折,便又立即把手中的烟头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我嫂子进屋时,正好看到我大哥金波摔下烟头的那一幕。她手里捧着一沓钱站在门口,慌忙往金波的脸上看了一眼,之后赶紧蹲下身去把烟头捡了起来,并把它和那一沓钱一起递到了金波的面前。
  因为佟岚在旁边,因此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我想等金波的火气下去了,能听进去我的话了,再慢慢跟他细说,然后我们再一起商量一个对策。必须有个对策。现在是毒狗、毒菜,往后有可能还会毒鸡、毒鸭,再往后还有可能砍树、烧房,甚至伤害到人。
  金波咽了下唾沫,喉头上下移动了几下。我把茶碗递给他。他端了,凑近了嘴边,还未张嘴,他的耳朵却先忽闪地动了一下。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