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三番馆的酒保(中篇小说)(3)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0期 作者:鲇川哲也

  吾平的住所不远了。
  这个高利贷者的家是一幢毫无趣味可言的水泥房子,说它是个家,还不如说是个四角形的盒子更合适。这似乎就表露了这个人除了存钱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兴趣爱好。若关紧内开式的铁制窗户,这个家简直就是一座城堡了,手法再高明的窃贼也奈何不了它。吾平曾夸耀说,只有自卫队才有本事摧毁他的家。
  品子来到时,看见窗户紧闭,房子孤零零地矗立在一片空旷地中。缺少打理的院子里满是疯长的“一枝黄花”,路过的行人肯定会以为这是一幢无人居住的空房子。
  品子站在小小的门廊前按响了门铃。往常门铃一响,紧闭的门里就会传出“谁啊”的应答声,可今天响了好多次都没有人应答。
  “桐山先生在吗?”
  依然没有人回应。品子下意识地拧了一下门把手,咦,门没锁。满腹狐疑的品子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桐山接待来客的房间,他称之为“办公室”。“办公室”有十六七平方米大小,靠墙是一长溜儿铁制的文件柜和保险柜,中央放有一套接待客人用的桌椅。房间里没有任何装饰,既没有字画,也没有花草植物,一看就知道是高利贷者处理事務的场所。
  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但来过多次的品子对室内情况是熟悉的,她很自然地伸手摸向墙上的电灯开关。但是,灯不亮。又试了两三次,还是一样。
  “办公室”的对面是桐山的起居室兼卧室。他若在里面的话,门缝里应该会透出灯光,但现在却没有。于是品子断定桐山不在家。但是,如此精明的人怎么会不锁门就离开呢?
  从不锁门离开家这点来看,他应该没有走远,也许是到附近的小店买烟去了。品子想,来都来了,就这么回家的话,有点儿麻烦。最主要的是过了今夜又要被多收一天的利息,所以她决定等桐山回家。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