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三番馆的酒保(中篇小说)(4)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0期 作者:鲇川哲也

  拿定主意后,品子便摸索着往屋内走。虽然她知道哪里是沙发,哪里是桌子,但一片漆黑中还是摸不准方向。平时抽烟的她从包里摸出了打火机。只是,打火机的火苗只能照见自己的脸和手,火苗来回晃动,她还是看不清屋内的情形。于是她右手拿着打火机,左手手掌罩着打火机的火苗,想慢慢转往写字台的另一边。突然,地上有东西绊了她一下,失去平衡的品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与此同时,手上已熄灭的打火机也被摔出了老远。这样,屋内再次变得漆黑一片。
  在黑暗的笼罩中,品子一下害怕起来,并且恐惧感成倍地增加。她呜呜哭出声来,伸手想弄清地上究竟是什么东西。胡乱摸了两下,发现居然是个人!品子的指尖触及到那个人的脸,还有光溜溜的脑袋。毫无疑问,躺在地上的是桐山吾平。   品子发出尖锐的叫声,摸到自己的包,飞一般跑出死寂的屋子。
  二
  “事情是这样的。被杀死的高利贷者是被他的助手,也就是那个小混混儿第二天来上班时发现的。从死者衣服上的硝烟反应和射入孔的解剖结果来看,死者桐山是遭到近距离射击后当场死亡的。只是,凶手没想到,桐山穿着的背心口袋里放着一只怀表,而子弹恰巧击穿了怀表。由此我们知道,凶手行凶的时间是在七点钟。”
  “那倒不一定。若是狡猾的凶手,他可以将怀表拨快或者拨慢来迷惑人。”
  “不,我不认为是这样。被害人吃晚餐的时间是清楚的,从他胃内食物的消化程度来推算,死亡时间也是七点钟。”
  “哦,原来如此。能立刻获知凶手准确的作案时间,这样的案子还真不多。”律师轻轻地点点头说道。再过三个月就将入夏,这位身躯肥硕的法律专家最怕这个炎热的季节,他此时的心情是烦躁的,“凶手的行凶时间已是毫无疑问,但对梅冈品子来说却不能说明什么。按她自己的说法,案发时间也就是当晚七点前后,她正坐着山手线的电车绕圈子,但没有人能为她证明。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司女职员,不是靠脸蛋吃饭的明星或流行歌手,周围哪个乘客会注意到她呢?”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