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三番馆的酒保(中篇小说)(9)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7年10期 荐稿者:鲇川哲也 阅读量:

  “是的。”
  “有没有可能在某个时候恢复了视力?”
  教务主任摇了摇他的光头:“绝对不可能。不管怎么说,眼睛看不见东西是最痛苦的事情,他们每个人都梦想着能重见光明。他们听老师讲着山川河海的故事,可那都只不过是观念性的东西,无法在梦中具象化。金井君也曾在作文中写过这样的内容。”
  说到这里,小柴主任的声音低了下去,将目光投向窗外。我望着他,心想,如果金井吟松毫无疑问是个盲人的话,那么也就可以断定,他不可能是嫌疑人了。
  四
  排除了金井吟松,剩下的就是翻译家铃木十郎了。据胖律师提供的信息,这个翻译家出版过两三部翻译小说,但不知是不是水平的问题,作品中误译之处颇多,以至于到后来几乎没有出版社找他约稿。于是他转换方向,当作家写起了短篇推理小说。但即使自己创作,也尽是一些粗制滥造的平庸之作,没有任何一家杂志愿意刊用。
  “可这人又是个花花公子,不装阔挥霍就没有女人理他,所以一年到头手头总是紧巴巴的,借了高利贷当然还不出利息了。”胖律师最后下结论道。
  翻译家和花花公子,我怎么也想不到一块去。我向盲校借了电话联系铃木十郎,提出见面要求。他答应说傍晚六点在池袋的一家餐厅等我。显然,他是要我请他吃晚饭。做调查,这样的钱还是要舍得花。

本文来自忆期刊


  铃木定下的餐厅在池袋是数一数二的。他提前到达,正慢慢品着餐前酒眺望着窗外的夜景。这人看上去三十来岁的样子,模样也不坏,却没有一点儿翻译家身上该有的文人儒雅气质,倒更像是一个靠女人和美酒挥霍人生的游手好闲的人,眼里流露出的是狡黠、淫邪的目光。
  “啊,你好!你要什么?这里的开胃酒非常不错。”
  他一边同我打着招呼,一边叫来服务生添加开胃酒。按照习惯,我在工作中是不喝酒的,所以只点了中学女生喝的“紫罗兰菲士”,以至于招来服务生鄙夷的脸色。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中国人口安全调查

    我们有必要了解关于人口问题更多的真相,因为它不仅事关我们的今天,事关我们的明天,...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

  • 古怪邻居

    表嫂蒋怡刚刚怀了二胎,表哥要到国外谈一笔生意,不太放心,赶上我休假,就拜托我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