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身份窃贼

来源:啄木鸟 2018年12期 作者:特?穆拉尼
  一
  宾馆停车场被警方布置了警戒带,一个大型蓝色塑料布帐篷搭起来了,警车和法医痕检车停在宾馆门口。这是“老地方”宾馆,位于澳大利亚南澳州首府阿德莱德市郊的索尔斯堡高地上,是一家远近闻名的老宾馆。重案组斯黛拉探长和探员布雷恩来到现场,车门一开,一阵热浪扑面而来。
  四十摄氏度的天气,在外面待几分钟就像洗桑拿浴,衣服都贴在肉上了。零星的几个围观者,也都无精打采。斯黛拉向现场的巡警亮了一下工作证,然后走进蓝色大棚,因为棚子里不通风,更像是火炉。里面停着一辆白色三菱蓝瑟车,驾驶位上耷拉着一个男子,灰白头发,花白胡子,依然系着安全带。车内散落着血迹、碎肉和脑髓,看上去子弹是从右眼后部进入,左眼部位穿出。
  身份窃贼
  “死亡多长时间了?”斯黛拉问现场的法医。
  “今天一早就有人发现了尸体,幸亏发现得早,否则就不是这个气味了。”法医答。
  “死亡时间?”
  “昨天晚上死的,死亡十小时左右。”
  “现场有什么痕迹物证?”
  “一枚九毫米子弹头。”
  “死者身份?”
  “车上有死者的驾驶证和两张银行卡。”
  布雷恩接过驾驶证和银行卡,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他纳闷凶手为什么没有取走死者的证件。
  “尽快把现场勘查报告发给我。”斯黛拉边走边说。
  他们走进宾馆,朝维持秩序的巡警亮了一下证件。“谁在里面?”斯黛拉问。
  “穆雷中士在里面,他在后面的酒吧里询问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和宾馆的经理。”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桥(长篇纪实连载二)

    (上接2018年第10期) 二、金牌调解员的泪水 他有两个名字,一个叫杨光照,一个叫老杨...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